第807章 也不是什么坏事

    黑幽幽的光柱,自张楚身上冲天而起,直上九天!
    可怖的澎湃威压,化作实质般的黑色浪潮,弹指间便将四周的凉亭、桃林,尽数泯灭成齑粉。
    白鹿山庄,顷刻间便化作了黑色的汪洋,从外界根本就看不清张楚的身影。
    强如第二胜天、白翻云等人,都逃得比兔子还快……所幸为了这次晋升礼,赵明阳已经提前清空了山庄内的仆役,不然这一波,不知得造成多少人的伤亡。
    突如其来的变化,将所有人都惊呆了!
    百丈的巨鲸,不知何时又出现在海面上儿,探头探脑的望向白鹿山庄。
    巨人般的华丽身影,不知何时又出现在南方的山林边缘,只画出一只巨大的脑袋,眺望着白鹿山庄。
    这……成就一品大宗师,也是看黄历的吗?
    怎么还兴扎堆儿突破的?
    武九御反应最快,一跃而起,单手呈爪横扫四方,掀起万丈火光,席天卷地。
    那些个苟在五六十里外看热闹的飞天宗师们见状,立刻化作鸟兽散,几息间就跑了个精光。
    “老八,你盯着姬启,赢易教给我!”
    武九御飞到黑色光柱上空,面无表情的垂手而立。
    她没说话。
    但她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想对张楚动手,先过我武九这过关!
    赵明阳陡然回过神来,手一张,一杆青光流转的大枪,突破黑色汪洋冲天而起,精准的落入他的掌中。
    他仰起头,目光穿过云层,望向那道银发稀疏的干枯身影,笑得很是平和:“您老,不会让赵某难做吧?”
    姬启的目光,凝视了前方那道穿过云层的粗大黑光许久,浑浊的眸子中,竟然有些许笑意。
    在赵明阳的注视中,他徐徐伸了个懒腰,笑道:“赵先生且安心,孤就是来看看热闹,不会对张盟主不利,倒是赢氏逆贼,定会有所行动,赵先生还是多做提防为好!”
    “太祖陛下那边,自有我大姐提防,不必赵某操心。”
    赵明阳口头这般回道,双眼却是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姬启。
    姬启也不在意,目光再度盯着那道粗大的黑色光柱看了许久,竟还点了点头,道:“这才像话嘛!”
    另一边对峙的武九御和赢易,却没有发生类似于这样的对话。
    二人都只是沉默。
    ……
    冥冥之中。
    张楚又看到了梧桐里。
    看到了那些破衣烂衫的弟兄。
    他们咧着嘴,对自己笑得就像是一只只没心没肺的二哈。
    每一个人都很鲜活。
    大熊,李正,骡子,余二,张猛,大柱儿……
    鲜活得连他们身上那股子汗臭味儿都非常逼真。
    但张楚很清楚,这只是自己的记忆。
    因为那些破衣烂衫的弟兄们,虽然穷、虽然弱,但他们不是没心没肺的二哈。
    他们是饿狗,是恶狗!
    为了几两银子,就能跟人拼出脑浆子的饿狗!
    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就能挥刀像更弱者的恶狗!
    也只有在他的记忆里……
    他们才会有这么良善,滑稽的笑容。
    但哪怕他知道,这是在自己的记忆里。
    他依然想和这些人说说话。
    但他张了口。
    却无人能听见。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雄赳赳,气昂昂的,冲进一条破烂的巷子里。
    再没回头。
    画面一转。
    梁重霄出现了,阿福搀着他。
    张氏出现了,李幼娘搀着她。
    知秋和夏桃出现了,姐妹俩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乌潜渊出现了,黑发,笑得很是矜持。
    虽然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梧桐里特有的那股子下水沟里才有的臭味儿。
    但天光却变得很橙澈。
    像是初夏的太阳,却一点也不刺眼。
    张楚恍然发现。
    那个时候,竟是他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候……
    画面再一转。
    北蛮人来了。
    他们骑着高头大马,披着黑色的皮甲,乌泱泱的、凶神恶煞的,像一朵阴云一样,遮蔽了锦天府的天空。
    连天光都从初夏,一秒切换成了严冬。
    苍凉,冷厉……
    大柱儿死了。
    被无数支羽箭,射成了刺猬……
    大熊死了。
    被一支儿臂粗的弩箭,挂在了城门楼子上。
    接着。
    便是五百里南迁路。
    十几万人的尸骨铺成的南迁路……
    张楚就像是个遗世独立的幽灵一样,穿梭在这世间。
    他眼睁睁的看着大柱儿被射成刺猬。
    他眼睁睁的看着大熊被弩箭挂在城门楼子上。
    他下意识运转真元去帮大柱儿挡那些羽箭。
    他下意识的站到大熊身前,去帮他挡那根黑幽幽的弩箭。
    但他的掌心中,喷不出真元。
    但弩箭,穿过了他的身体,射在了大熊身上。
    他瑟瑟发抖的,一路走,一路看。
    看着一道又一道人影,倒在了南迁路上。
    再然后。
    破破烂烂的太平镇出现了。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扩张成灯火辉煌的太平关。
    昔日倒在他手下的那些敌人也出现了。
    白世忌。
    万江流……
    一个接着一个,又在他面前死了一遍。
    末了,他再一次看到了瘦骨嶙峋的乌潜渊,躺在病床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再一次看到了不负少年,满脸风霜之色的霍鸿烨,眼神亮晶晶的对他说着,“我不愿做卖国贼……”
    武九御、赵明阳、第二胜天他们也出现了。
    饮酒,畅聊,打闹……
    张楚一路走,一路看。
    一点灵光。
    在他心中萌发。
    渐渐成长为参天大树。
    ……
    外界。
    黑色光柱敛去。
    一道巨大的、顶天立地的,生的和张楚一模一样的黑色人影,出现在了白露山庄的上空。
    不同于先前赵明阳的那道青光人影,身旁萦绕的,是古筝,是书……虽然和武道不沾边,但至少还占了一个雅字儿!
    这道黑色的人影,周围萦绕的,竟然都是些食物!
    还不是些什么名贵菜式!
    瞧瞧都有些什么。
    一筲箕热气腾腾的包子。
    一盆飘洒着点点葱绿的绿豆汤。
    一碗红艳艳,哪怕是看画像都觉得舌下生津的杂碎汤……
    漂浮在周围的众人,直接就懵了!
    第二胜天还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身侧的夏侯馥:“老四,你家老二,这么好吃的吗?”
    夏侯馥没好气儿的白了第二胜天一眼,却说不出反驳的话。
    她回想了片刻,自家夫君,好像、似乎,是挺好吃的……
    而在场能从这一道道虚影之中,看出点什么的六人,却都没觉得好笑。
    赵明阳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之色。
    武九御偏过脸,不忍再看那一道道虚影,幽幽的长叹了一声。
    赢易与姬启沉默着,隔空对视了一眼。
    原来,你所求的,竟只有这些吗?
    如此,也好!
    若是最终不能胜了这贼老天,让你成了事。
    也不是什么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