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太难了

    见到来人。
    冥冥之中,三道目光一下子就变得诡异了起来。
    大海上那道卓然的人影似乎感觉到了他们的诡异目光,巨鲸在离陆地还有里许距离的海域处,突然就停住了。
    巨鲸上那道人影不自然的摇了摇手里的小玉扇,掩饰出内心的毛骨悚然,强笑道:“三位,不用如此看小王罢?小王可没坏规矩……”
    他立在鲸背上,没有半分登陆的意思。
    武九御等待了十几息,见隐藏在暗处的赢易与姬启仍没有开口的意思,心想自己也算是此地半个主人,便轻笑道:“来者是客,瀛皇不必如此多礼,且上岸一叙,让武九一尽地主之谊……且放心,太祖皇帝与帝启定会给武九几分薄面,决不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巨鲸上那道人影干巴巴的笑道:呵呵……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我信你我就是天字一号的大傻瓜!
    场面一度极其尴尬……
    半晌,半空中突然响起姬启苍老、冷淡的声音:“九州纷乱,是我九州内部之事,瀛皇还是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为好!”
    “是吗?”
    巨鲸上的那道人影忽然轻快的摇了摇玉扇,笑吟吟的说道:“以老大人的身份,说这话,易皇兄肯定有不同的意见……巫王兄,你肯定同意小王的看法罢!”
    话音落,一道不知高不知是几百丈还是几千丈,头插雉翎、面带五彩枯木面具的巍峨身影,陡然从南方数十里外的山林之中冒了出来,远远的望去,宛如一座顶天立地的山岳:“不知尊卑的小辈,你父在世之时,见了本尊尚需拱手称一声老大人,你何德何能,敢称本尊一声王兄?”
    东云州西邻南善州。
    而呈带状的不归林,横向封锁了东云、南善、南山南往的路径。
    赵明阳的白鹿山庄,正好坐落在距离不归林不远之地,距离不归林、南山州,都只有一抬脚的距离。
    那道宛如山岳般巍峨的身影所在的山林,正是不归林延伸进东云州的一角。
    “说得好!”
    轰隆的声音在白鹿山庄高空之中炸响,一枚金光璀璨的硕大拳头从天而降,伴随着无穷龙吟之声响起:“该罚!”
    巨鲸上那道人影见状,脸色巨变,想也不想的翻身而起,带起百丈之巨的藏蓝巨鲸,在天空中划过了一条弧线。
    “轰。”
    金光璀璨的拳头落于海面上,掀起二三十丈高的滔天巨浪,远远望去,宛如一道高耸入云的雪白巨城!
    “哗啦啦……”
    巨鲸混在巨浪之中,重重的砸回大海里。
    “噗……”
    震耳欲聋的水声之中,竟然还能清晰的听到一道似乎是吐血的声音,“巫神也来了,你为什么不对他动手,就会欺负我这个年少体弱的,还能不能讲点武德了……”
    又惊又怒的声音,初时还十分清晰。
    但到话音落下之时,已经微不可闻。
    待到风平浪静。
    海面上哪还有人影……
    “呵呵。”
    高空中响起不屑的冷笑声:“巫王,你是自己走,还是朕送你走?”
    “你很好!”
    南方的巍峨人影仰望着高空,一句一顿的说道:“大祸临头还能如此霸道,本尊倒要看看,你大离江山几时完!”
    高空中那人不咸不淡的说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么长命!”
    “哈哈哈……”
    巍峨的身影大笑着,渐渐缩小,唯剩豪迈的大笑声,在天地之间回响:“周失其鹿,群雄共逐之,南善出龙,八百家奴佃户起事,八载而鲸吞天下……大周之昨日,便是你大离的今日!”
    ……
    “大周之昨日,便是大离之今日吗?”
    张楚低低的呢喃着巫神的话,心头并没有感到鼓舞,反倒有些揣揣不安。
    他不知道祖龙赢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只能确定,赢易在下一盘大棋。
    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而他自己,已经被入局……
    现在这些人这么个搞法儿,可别刺激得赢易提前掀盘子啊!
    造反,可真是太特么难了……
    “老二,还寻思啥呢?快并肩子上,干死他!”
    第二胜天的大吼声,将张楚从出神中唤醒。
    他一抬眼,才发现第二胜天这会喘得跟牛一样,一身腱子肉汗渍渍的,连头发都已经打湿了。
    这胖贼毕竟还是二品二境,就算他那套《恨地无环功》再生猛,能越境战平这名二品三境的沙人飞天已是极为不易。
    偏生这胖贼自忖是在自家地盘上,人多势众,招招不计消耗强攻,结果打得敌人手忙脚乱的同时,也把自己一身真元耗得七七八八了。
    所以说,与人厮杀,实力固然是决定因素,但心态对实力的影响,也是不容小觑。
    以第二胜天的实力,他若是肯稳扎稳打,就算是无法越境打死这名沙人飞天,他一身真元消耗殆尽时,对方也应该再无一战之力才是。
    “哈哈哈……当哥哥的不开口,我这个做弟弟的,那敢乱插手!”
    张楚当即大笑着,解下晨曦刀的刀鞘,反手抛给后方的夏侯馥。
    那厢的第二胜天,正用一顿又快又猛的组合拳,强行拖住这名沙人飞天,不使其逃脱的机会,闻言没好气儿的大吼道:“还磨蹭,再磨蹭,我可就拖不住这厮了啊!”
    “来了来了……狗贼,吃你爸爸一刀!”
    张楚微微蓄势,一个闪身,在半空中带起一道圆润的弧线,从侧面切入战团。
    “铛!”
    沙人飞天手中的弯刀,精准的格挡住了晨曦刀。
    同时另一只手还在与第二胜天以快打快。
    张楚见状,想也不想的就是一记撩阴腿,带起呼啸的直取要害!
    江湖秘技,致命打鸡!
    “嘭。”
    沙人飞天见状,猛地向前一弯腰,避开要害部位的同时,抓刀的手臂以肘为枪,狠狠的点向张楚的大腿,口头还气急败坏的疾呼道:“大离人,不讲武德!”
    “哈哈哈,狗贼,你刚才不是挺猛的吗?”
    第二胜天酣畅的大笑道,手中攻势一改,组合拳变擒拿手,奋起余力一把拧住沙人飞天与他以快打快的左臂,固定住他的身形,无缝从主攻切换为辅助。
    沙人飞天大骇,想也不想的便合身撞向第二胜天,在避开下劈的晨曦刀的同时,弯刀在他掌心中一转,划向第二胜天的手腕,欲逼他松手。
    张楚见状,不顾发麻的右腿,闪电般的弹出左手,使出一招金蛇缠丝手,像蟒蛇一样缠上这名沙人飞天的右臂,奋力往自己怀里一拉。
    弯刀的刀锋,擦着第二胜天的手腕掠过,剃下了几根寒毛。
    不过局面一下子就变成了张楚和第二胜天,一左一右,将沙人飞天呈“太”字型拉开。
    如此惊心动魄的时刻,三人搞清楚状况后,竟不约而同的愣了愣。
    这是弄啥呢?
    嗯,有一说一,飞天宗师打架打成街头无赖式的摔跤,也是极其罕见!
    从气海境开始,武者的作战方式,就开始从短兵相接,转变成气劲对攻。
    至飞天境,无不是隔空对轰。
    到了武九御和祖龙赢易他们那个境界,可能都对轰数十合了,还连对手的面都没见上。
    毕竟,相较于无坚不摧的气劲,飞天武者的肉身,还是太过脆弱。
    哪怕练有硬功、护体真功,大多数时候也只能挡一挡余劲……不是挡不挡得住的问题,而是肯不肯去挡的问题。
    这就和穿防弹衣是一个道理,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高科技的防弹衣是能够挡得大多数枪械射出的子弹的,但会有人因为自己穿了防弹衣,就不闪不避的、傻乎乎的往敌人枪口上冲么?
    你有几条命够死的?
    但凡是皆有例外。
    第二胜天,就是飞天宗师中的一个异数。
    单看他惯以双拳对敌,从不使用兵器,便知第二胜天所练《恨地无环功》,乃是一门极其霸道的肉身横联功夫。
    所以他的肉搏功夫,在飞天宗师之中也是一顶一的厉害。
    当然,打架这事儿得看双方。
    对手不配合,不给你近身的机会,你肉搏再厉害也没用。
    但现在第二胜天和这名沙人飞天的真元,都在方才那一阵隔空对轰中耗得七七八八了,只能短兵相接了。
    而张楚,因为第二胜天在和这名沙人飞天近身缠斗的原因,也没办法开大招,隔空轰杀,只能冲上来短兵相接……
    一来二去,就造成了这么尴尬的局面。
    三个二品宗师,却打得跟街头泼皮摔跤一样,说出去都丢人……
    什么?
    丢人?
    不存在的!
    张楚与第二胜天对视了一眼,哥俩很有默契的同时抬腿,双倍撩阴腿,双倍致命打鸡!
    沙人飞天见状,脸儿都绿了!
    哪还顾得上去想辙甩开二人,或是用弯刀劈砍谁……
    慌忙跃起,奋力挣脱双臂的同时,双腿踏向两只撩阴腿。
    “嘭……”
    四脚相撞,都觉腿麻。
    张楚见状,顺着沙人飞天的拖拽之力,顺势往沙人飞天面前一拉,右手挥刀劈向他的脖颈。
    那成想,第二胜天也打得这个主意,他借着沙人飞天的拖拽之力将魁梧的身躯甩到沙人飞天面前,抡起钵儿大的拳头,就向着沙人飞天的门面上招呼去,结果把自己的脖子挡在了晨曦刀的前边。
    感受到脑后刺骨的锋锐之意,第二胜天惊得后脑勺都汗毛都竖了起来。
    张楚也吓得手一抖,慌忙撒手,间不容发之际,将晨曦刀射了出去。
    晨曦刀擦着第二胜天的后脑勺飞出去,哥俩重重的撞成了一团。
    “姥姥的,老二你干嘛?”
    “卧槽,胖贼你干嘛?”
    哥俩同时怒吼出声。
    “铛。”
    “铛。”
    张楚还没看清眼前什么状况,就觉得眼前一黑,鼻子猛算,霎时间脑子里就像是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疼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却是这名沙人飞天被这哥俩不要脸的打法激得发了性,两记头槌,给他们俩的鼻子,一人来了一记狠的。
    哥俩均是疼得捂脸痛呼。
    好在,都是刀光剑影里走出来的江湖中人。
    突如其来的剧痛没能让两人撒手,反倒激发了二人骨子里的狠劲儿,死死的攥住沙人飞天的两条胳膊。
    昏天黑地当中,二人非常默契的故技重施,再次提出两记撩阴腿,双倍致命打鸡!
    不求建功,只求给自己争取点时间缓一缓。
    “Duang……”
    熟悉的肉感,却告诉二人,自己这一脚,好像没踢空。
    “啊……”
    沙人飞天歇斯底里的惨嚎声,验证了他们的触感。
    二人强忍着疼痛,捂着脸抬头,就见沙人飞天正作扬天哀嚎状。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的胸膛上,插着一柄细长的窄刃长剑!
    他们能感觉到,手里攥着的手臂,迅速僵硬了……
    哥俩愣愣的顺着窄刃长剑的剑身,慢慢往后移,就见夏侯馥一脸不屑的站在自个儿面前。
    “两个大老爷们!”
    夏侯馥酷酷的一捋额角的鬓发,眼神睥睨的看着二人说道:“杀个人杀得比妇人生孩子还难产,我真看不起你们!”
    哥俩臊眉耷眼的垂下了眼皮。
    第二胜天还暗暗的向张楚递了一个眼神:老弟,你的婚后生活,还好吧?
    张楚回了一个眼神:可能,应该,或许,还好吧?
    第二胜天的身躯迅速缩水,从八尺高的魔鬼筋肉人,变回了大腹便便的六尺黑胖子。
    就这,这胖贼还没忘给张楚递过去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儿。
    更雪上加霜的时候,一个提着三叉戟的身影,出现在他们视线范围内,隔着老远,就阴阳怪气儿的说道:“哟呵,几位爷,这是嘛呢?”
    张楚默默的给第二胜天递了一个凶狠的眼神过去:杀人灭口?
    第二胜天狠狠的点头:杀人灭口!
    张楚一伸手,坠落在下方山林中的晨曦刀,自动飞回他的面前。
    他一把攥住刀把子,反手麻利的一刀,将沙人飞天的头颅剁下来,然后松开手,朝着飞过来的白翻云一个虎扑。
    第二胜天紧随其后,肥痴的身影份外的生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