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路在何方

    紧赶慢赶。

    张楚终于在立冬后的第一场雪前,回到了太平关。

    尽管无人组织给大军接风,依然有许多太平关百姓自发到关外迎接。

    没什么锣鼓与鞭炮。

    只有一碗碗卖相不怎么好,却带着父老们体温的鸡蛋面。

    至今,仍有许多人不明白,张楚这次是为了什么领兵北上……

    但这不重要。

    对错。

    胜负。

    都不重要。

    能平平安安的归来。

    吃上这碗面。

    才重要。

    对于张楚,太平关的老百姓们总有一种对待子侄般的宽容和包容。

    虽然张楚今岁已是三十有一,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张楚也吃了一碗面。

    骡子他老娘摸着黑,亲手擀的鸡蛋面。

    老人家在知秋和李幼娘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走到青骢马前,双手捧着用画布棉袄包裹的面碗,颤颤巍巍的踮起脚尖,递给张楚。

    然而她踮起脚尖,伸直了双手,都不及马背高……

    张楚心酸的强笑着,弯下身子双手老人家的手里接过面碗。

    他是不能下马的。

    按照规矩,他必须得骑着马,跨过关门。

    才算是回家了……

    面已经坨了,冷得冻牙。

    张楚却觉得这是天下间最后好吃的食物。

    他大口大口的吃。

    老人家很多年前双眼就只能看见微弱的光亮了,大白天出门都需要人搀扶着。

    她看不见,却能听见张楚吃面发出的呼噜声,心疼的抹了一把眼泪儿,摸索着拽着张楚的大腿,“楚儿哟,真是苦了你了……”

    久远的称呼,令张楚鼻腔一酸,泪如雨下。

    人年轻的时候,心都跟石头一样硬,父母的唠叨和眼泪按不住出人头地的志向,刀子砍在身上都不知道疼的,满脑子都是怎么砍回去。

    年长后,心就慢慢柔软下来,开始经不住风霜雨雪,见不得悲欢离合,慢慢变得婆婆妈妈、唠唠叨叨,变成曾经最厌烦的父母的样子。

    这或许是传承。

    亦或许是轮回。

    ……

    如果可以,张楚很想给自己放个大假,睡上三天三夜……

    但他知道,眼下,不是摸鱼的时候。

    于是他将红花部交给大刘带回,将犒赏三军的事情安排下去,然后连家都没回,便径直回了总坛旭日殿。

    他前脚迈入旭日殿。

    骡子后脚就跟了进来。

    带着这些时日风云楼积压的重要情报。

    张楚大致翻看了一遍。

    面色渐沉……

    局势,恶化的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

    征北军与镇北军战于平狼县以北。

    二十万西凉天倾军取道武曲县,挥师北上,最迟明日,便会与尚且溃败的镇北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

    若是在今夜之前,征北军还不能彻底击溃镇北军,回师迎战天倾军……

    朝廷,必败无疑!

    纵观大局,此次他领军北上,虽说打乱了霍青的布局,一定影响了燕西北三州大势的走势。

    但大势席卷之下,还是冲淡了他那点影响……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天魔宫鲸吞无生宫,席卷燕北江湖,反攻西凉州。

    若是操作得好,或许可以行围魏救赵之举,倒逼天倾军,解救征北军。

    只要征北军的主力一日不失,燕西北的局势,就一日不能尘埃落定……

    这肯定有难度。

    天倾军并未倾巢出动,只出动了二十万人马。

    西凉天倾军本部,尚留有二十万人马。

    纵然他北平盟与天魔宫合兵一处,想要击败天倾军本部那二十万人马,亦非易事。

    当然,这并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张楚至今都还没想好,北平盟在这场席卷九州的风波中,到底要站在什么位置。

    他不可能站霍青和李钰山之流赢。

    可要说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帮着朝廷打霍青和李钰山,他同样不甘心。

    霍青和李钰山都是烂人。

    但朝廷这些年的做法,也未必是什么善人。

    可朝廷和霍青、李钰山都不站。

    总不能……

    总不能,他北平盟也拉起杆子造反,自成一派吧?

    殿上,张楚眉头紧锁。

    殿下,骡子也是一筹莫展。

    局势已经明晰。

    事到如今,入不入局,已经由不得他们北平盟做主。

    北平盟入局。

    朝廷和霍青之流,不会让他们好过。

    北平盟不入局。

    朝廷和霍青之流,也容不得他北平盟作壁上观。

    说到底。

    入不入局,并不是北平盟的态度决定的。

    而是由北平盟的实力决定的。

    张楚总不能为了不遭朝廷和霍青之流算计利用,就自废武功,解散北平盟吧?

    解散北平盟,他或许是好过了。

    凭他的实力和人脉,若只想独善其身,无论是朝廷,还是霍青、李钰山之流,都不大可能再来招惹他。

    但太平关怎么办?

    北平盟这么多弟兄怎么办?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莫过于此……

    ……

    半响,张楚突然想起来,今日回来,既未看到梁源长,也未看到第二胜天口中来帮他坐镇太平关的白翻云和夏侯馥。

    不由的开口问道:“梁副盟主呢?”

    骡子回道:“两个时辰前,赶赴燕北州了。”

    “两个时辰前?”

    张楚苦笑着摇头:“生怕打个招呼,难道我还能拦着他不让他去不成?”

    殿下的骡子闻言,只是笑。

    梁源长去燕北州做什么。

    他二人用脚指头都能猜到。

    无外乎是担忧李正屠戮过甚,鸡犬不留。

    得知他们已经到太平关外了,就火急火燎的赶着去从李正的屠刀下抢人……

    人这种生物,还真是复杂。

    梁源长是个恶人没错。

    但论及重情重义,有多少誉满江湖的正道名宿,及得上他?

    正当殿内的哥俩对视了一眼,就要继续苦思冥想北平盟的出路何在之时,突然有一个圆滚滚的物体从殿外飞了近来。

    骡子见状一个激灵,想也不想的一跃而起,合身挡向那物。

    他主持风云楼这么些年,不知道用炸药包、蒙汗药和生石灰之类的玩意,阴死过多少不开眼的气海大豪,潜意识里就觉得这是有人要害大哥……

    但他的反应,又怎么可能有张楚这个飞天宗师快。

    就见张楚一伸手,黑色的真元自他掌心之中荡开,飞进大殿的那物,就定在空中。

    二人再定神一瞧:咦,哪来的死人头?

    还在滴血……

    适时,无良的大笑声才从殿外传来:“哈哈哈,老二,五哥送你一份大礼!”

    张楚一听,就知道这是白翻云的声音。

    大礼?

    张楚控制着漂浮的死人头转了一圈,面朝他。

    国字脸,短须,怒目圆睁,威势不小,不似寻常人……

    但,还是不认识啊!

    张楚心下急转,忽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洪无禁?”

    殿门外,第二胜天、白翻云、夏侯馥三人,飘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