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不死火山

    清晨的小雨,飘零在狼牙岭绵延无尽的山林间,整座天地都散发着沙沙的清响。

    张楚盘坐在一块巨大的风化岩上,双目微闭,神情恬淡,背脊挺的笔直,一袭点缀着金色松树纹的宽大青袍覆盖在风化岩上,仿佛一朵盛开的花朵。

    《玄元控水诀》在他体内缓慢却坚定的一遍又一遍的运转着大周天,无形的气浪将淋漓的细雨尽数排开,没有一滴能落到他周身十丈之内。

    每多运行一遍,张楚对这门功法的理解就更深刻一分。

    他以癸水真元为主体组建的四相真元,终归还是不太稳定。

    癸水真元有充沛水行元起做后盾的时候,当然是能以一敌三,吊打金木火三行真元。

    可离了水,癸水真元就有点压制不住庚金真元和乙木真元了。

    庚金真元:大家都是产自四象神兽,你癸水凭什么当老大?

    乙木真元:大家都是产自四象神兽,你癸水凭什么当老大?

    张楚又不可能时时刻刻泡在水里,支援癸水真元镇压庚金真元和乙木真元,只能运行《玄元控水诀》,一遍又一遍的安抚庚金真元和乙木真元:你俩别闹了,癸水真元做大哥是官方认定的!

    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万一什么时候又遇上恶战,真元耗空,却正巧遇上庚金真元和乙木真元造反……那不是作死吗?

    为今之计。

    只有集齐五行,以五行相生万物之道,稳固武道!

    张楚已有金,木,水,火四行真元。

    土行真元也有些眉目。

    唯独五行相生之道,他目前还没什么头绪。

    这很重要。

    没弄清楚这个,要是好不容易才练成了五行齐聚,却练出了一个五行相克,那不完犊子了?

    所以。

    在没确定五行相生之道前。

    就算是给张楚一条麒麟腿儿,他也不敢下嘴。

    ……

    不归林,不死火山。

    六道遁光在高空之中不断的碰撞,交错。

    轰鸣声阵阵。

    天地仿佛都在颤动!

    恐怖的余劲,在厚重的雨云中间撕出了一个方圆十余里的大洞。

    金色的阳光从这个大洞这之中投下。

    远远的看去,仿佛有人将天捅了一个窟窿!

    再细看。

    就只见一名温润如玉的青袍中年男子,手持一杆平平无奇的黑色大枪,横亘天空,以一敌三!

    他每一次出手。

    皆有千万点宛若实质的枪芒相随。

    而他的人影,就在这千万点枪芒之中来回闪烁。

    枪到。

    人到。

    绝世的枪!

    绝世的人!

    打得三名头长发编辫,浑身穿戴着繁复金银饰物的越人飞天,怒吼连连,却始终无法突破他的枪围!

    另一边。

    依然穿着一身金红相间员外袍的第二胜天,与一名手持浮雕着繁复花纹的金色圆月弯刀的越人飞天,隔空对轰。

    这名越人飞天堪称刀道大家,一把玩月弯刀在他手中灵活得像是跳舞的精灵,挥洒间变万千万,凛冽的刀气像大江长河般气势磅礴,源源不绝!

    而第二胜天依然赤手空拳,无论这名越人飞天的刀路如何变化,他都只有一拳!

    横扫千军是一拳!

    力劈华山是一拳!

    夜战八方还是一拳!

    但偏偏就打得这名越人飞天进退两难,空有一身刀法却奈何不了第二胜天分毫!

    颇有几分一拳破万法的味道。

    在六名飞天宗师的下方。

    一身身穿麻衣短打,周身湛蓝色的光芒闪耀,手持一杆亮银三叉戟的精悍男子。

    与一名高冠博带,面容冷峻,下颚留有山羊胡的持剑黑袍中年人,联手围攻通体赤焰焚烧,翼展足有十数丈之宽的朱雀。

    双方鏖战一个多时辰后,又有一名越人飞天手提一柄绿莹莹的短刃抵达战场,直接杀向那名持枪的青袍男子。

    第二胜天见状,右手一振,磅礴的拳势陡然变得霸烈无匹,一拳便将方才还跟他打得不相上下的弯刀越人飞天掀翻,吐血倒退。

    同时,一直空闲的左手横向一掌拍出,直接将刚刚杀至的这名手持短刃的越人飞天圈入手下。

    他姓第二。

    但名胜天!

    江湖人称第二老魔!

    一只拳头打得中元江湖颤栗的绝世人物!

    下方围攻的朱雀的二人见状,心头也急了。

    越人人口是不多。

    但他们也是这天地间的一族。

    同样具有国运存在!

    虽然相比大离的五爪金龙国运,越人的国运,顶多是只是一条刚刚长出犄角的毒蟒。

    可越人的国运少,分国运的飞天强者也不多啊!

    再这么拖下去,他们哥几个,今日真得留下一两个在这片穷山恶水了……

    二人一急,就再也顾不得留力了。

    周身湛蓝光芒闪耀的精悍男子一挥三叉戟,无量量蓝光喷涌而出,宛如怒海惊涛,冲击得朱雀身上的焚城烈焰都摇摇欲坠!

    而那名面容古板的中年男子,扬起手中神剑,前一秒还方正古板的气质突然变得暴戾,阴鸷,手中长剑之上冲起黑气,融会成一具张嘴怪笑,周身黑焰缭绕的巨大黑色骷髅。

    “破!”

    “死!”

    二人齐声大喝。

    三叉戟刺出。

    长剑斩下!

    朱雀察觉到危险,仰头长唳了一声,周身赤焰暴涨,耀眼的火光,仿佛是这世间唯一的色彩!

    “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中,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冲天而起,刺目的光辉,闪瞎了在场所有人的双眼。

    待到光芒暗淡了一些之后,众人在定神望向蘑菇云。

    就见周身羽毛褪尽,赤果果如肉鸡的朱雀,耷拉着头颅无力的向下方落去。

    落到一半,朱雀的腹部突然炸开,一道湛蓝色的遁光从中掠出,拼命的向北方飞去。

    众多越人飞天见状,齐齐怒喝了一声,手头招式威力暴增!

    他们拼命了!

    不能让这大离人将凤神带离不归里!

    下一秒。

    一道金灿灿的遁光从诸位飞天宗师中间穿过,朝着湛蓝遁光追去。

    却是那名手持圆月弯刀的越人飞天,拼死突破第二胜天的拳劲,追了上去。

    地面上留着山羊胡的黑袍中年人一跃而起,有心追上去,却又有一名越人飞天拼死突破了青袍中年人的枪围,冲过来挡住了他。

    ……

    “轰……”

    一声遥远的闷沉轰鸣声,将张楚从浅层次的入定之中唤醒。

    他纵身而起,脚踩着一颗参天大树的树干,爬到树冠之上,向南方眺望。

    就见一点湛蓝色的光芒,从南方天际,极速朝他这边掠过来。

    距离太远。

    再加上角度的关系。

    张楚看不清蓝色遁光之后有没有其他遁光追赶。

    但刚才那声闷沉的轰鸣声,分明是飞天宗师动手搞出的动静儿。

    张楚略一沉吟,纵深从七八丈高的树冠之上跳下,收束全身气息,用肉身之力向南狂奔,迎向湛蓝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