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 闭环

    春风轻拂杨柳岸,花香四溢满临港。

    距四月初四清明,还有七八日。

    春艳高挂,气温不冷不热。

    正是一年四季之中,最舒服的时节。

    但今日狗头山的山顶,阳光却炽烈得刺眼!

    高温将山顶上的石头,都炙烤得快冒烟了……

    而狗头山山顶之外,依然是春风拂面,不冷不热。

    仿佛……

    仿佛方圆数里内的阳光,都聚集到了狗头山山顶这数丈之地。

    张楚盘坐在璀璨的眼光之中。

    面色煞白。

    唇角的血迹还未干涸。

    双目的瞳孔,早已失去焦距!

    他的意识都已经接近模糊了!

    但他还在拼命的压制乙木真元和庚金真元。

    还在拼命的催动《太阳真功》,支援焚焰真元!

    这是一场以他的身体为战场,决定他的武道前路的战争!

    他不能输!

    也不愿输!

    我是张楚!

    北平盟张楚!

    我的武道,由我做主!

    乙木真元?

    庚金真元?

    四方神兽?

    呵!

    一群弟弟!

    敢不顺服!

    老子就是废了你们,也绝不可能由你们来主宰老子的武道!

    ……

    练武也讲究能量守恒的。

    无论是力士境的血气。

    还是气海境的真气。

    飞天境的真元。

    都不是凭空而来的。

    力士境的血气,是以消耗身体的元气为代价的,所以力士境修行,除了勤学苦练之外,还少不了各种名贵药材进补。

    气海境的真气,是基于血气之上的,是血气的升华,这也是为什么气海境消耗过大,会需要好几天时间才能恢复到巅峰状态。

    而气海境的真元,已经不是武者的身体所能支撑的了,必须要依靠外界的天地元气!

    天地元气,是无处不在且无穷无尽的。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是没有天地元气存在的。

    哪怕是金属打造的密闭空间,都隔绝不了天地元气的存在!

    当然,极端的环境,的确会造成一些天地元气的缺失。

    比如大海之上的土行天地元气。

    比如沙漠之中的水行天地元气。

    不是没有,而是十分稀薄!

    所以修水行真元的飞天宗师,若是在沙漠内耗尽真元,可能会需要七八天,甚至是半个月,才有可能恢复一身真元。

    不过天地元气虽然是无处不在且无穷无尽,但某一地域的天地元气在短时间内消耗过大,再重新恢复到以前的浓度,是需要时间的。

    大地域内的天地元气,就像是海平面。

    某处的天地元气如果在短时间内消耗太大,周围的天地元气会流动过来,将这片地域的天地元气重新拉升到先前的浓度。

    而且天地万物,也是会产生天地元气的。

    大地会析出土行天地元气。

    森林会产生木行天地元气……

    张楚昨日吞服青龙龙元,炼出乙木真元之后,就产生了虹吸效应,疯狂的掠夺周围的木行之气,壮大己身!

    恰巧狗头山附近,又都是葱葱郁郁的山林,木行之气浓郁得惊人!

    在海量木行之气的支持下,新生的乙木真元,嚣张的表示焚焰真元和庚金真元都是辣鸡,只有我大乙才是永远的爸爸!

    而焚焰真元和庚金真元,一个先天不足,一个缺乏后援团。

    跟新生的乙木真元斗起来,倒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最后的赢家,应该是乙木真元。

    毕竟乙木真元不但.asxs.高,还人多势众。

    怎奈张楚这个臭不要脸的裁判,亲自下场力挺焚焰真元。

    拖啊拖。

    一直拖到了周围山林的木行之气,消耗得七七八八。

    一直拖到日上中天,焚焰真元的后援团抵达。

    最先败下阵来的,是庚金真元!

    相比焚焰真元这个亲儿子,和带资进组富家大少乙木真元。

    庚金真元就是后娘养的!

    姥姥不疼,舅舅不爱。

    在被乙木真元与焚焰真元耗得七七八八之后,终于败在了焚焰真气的数量优势之下,融入焚焰真气的运行当中。

    火克金!

    这是乙木真元所没有的优势!

    而嚣张的乙木真元,在失去后援团的有力支援之后,本身就已经开始萎靡……

    反观焚焰真气,在和乙木真气、庚金真元这两大神兽真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争斗了一夜之后,自身也沾染了一些神兽之力的特性。

    这种特性,在《太阳真功》吸收太阳真火提升火行真气的特性,配合今日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双管齐下的加持下,得到充足的释放!

    先天不足的焚焰真元,补足了一些底蕴,不再先天不足。

    收服庚金真元之后,更是气势大涨!

    一路势如破竹,攻城略地……

    终于以数量优势,击败乙木真元,收服乙木真元。

    木生火!

    火克金!

    金克木!

    张楚体内的三种真元,终于以焚焰真气为主,形成了一个并不太完美,但勉强能算得上闭环的真元结构!

    ……

    “嗡。”

    在三股真元终于凝成一股绳进行大周天循环的刹那间,一道青铜色的粗大光柱从张楚的头顶之上冲天而起,直上九天!

    方圆十余里外都清晰可见!

    此乃力量外泄的征兆!

    而拼命以自身飞天意镇压三股强横的真元一天一夜的张楚,在放弃镇压三股真元的刹那间,精神一个恍惚,竟然也似乎脱离了肉身,随着外泄的真元,一同上升到了空中!

    还未等张楚反应过来,上升到高空的意识又陡然落回肉身。

    霎时间!

    张楚模糊的精神,陡然变得清明无比。

    他心灵福至,心念一动,一里之外的空中,凭空炸开一道巨力,青铜色的光晕,仿佛涟漪一般浩浩荡荡的荡开!

    这使张楚知道,自己的飞天意,又再上一个层次了!

    张楚的飞天意是什么?

    无双!

    以张楚当前的境界,离真正的举世无双,肯定还有很远的距离!

    旁的不说,单说三品和一品之间的差距,就绝对不是一股单纯的飞天意,就可以跨越的!

    但飞天意,其实是一种非常唯心的东西!

    何谓唯心?

    我思故我在!

    我闭眼的时候,世界都不存在!

    飞天意,便是出于飞天宗师的主观意识,我坚信的,便一定存在!

    我信我无双,我便无双!

    常言道。

    胜人易。

    胜己难。

    圣人都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若是连面对自己,都做不到无双!

    还有什么底气,去对他人推行自己的无双之道?

    换言之,还有什么比与自身做斗争,并且斗赢了,更能贯彻舍我其谁的无双之意?

    张楚以飞天意镇压乙木真元和庚金真元。

    而乙木真元和庚金真元对张楚他这个主人桀骜不驯的反抗,何尝不是对他飞天意的一种质疑?

    你要压制我?

    我凭什么听你的?

    磨刀石、磨刀石……

    石在磨刀。

    刀何尝又不是在磨石?

    ……

    张楚再睁开眼,就见到梁源长立在山顶边缘,抱着双臂,背后是绚烂的火烧云。

    “恭喜你!”

    梁源长很罕见的当着张楚的面露出了惊叹之意:“从今日往后,你便是天下最强的三品飞天宗师!”

    张楚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开玩笑道:“怎么?我变强了,你就准备不认我这个师弟了?嗯,你要是愿意喊我一声师兄,我也不介意的……”

    梁源长脸上的惊叹之意一下子就没了,面无表情的说道:“打赢我,你就是师兄!”

    张楚轻轻的“嘁”了一声,“跟你动手,我怕师父半夜入梦来揍我!”

    梁源长:“呵呵……”

    他面上冷笑,其实心头明白跟明镜儿一样……自个儿现在,大概率是打不过张楚了!

    飞天境以飞天意论高低!

    但飞天意层次相差太大,差的就是品级!

    同品的飞天宗师,飞天意层次差距,不会大到能直接以飞天意决高低的地步!

    所以同品的飞天宗师动手,拼的还是自身真元以及对天地元气的操控!

    现在张楚身具三行真元,他出招时,天地元气对他招式威力的增幅,将是单修一行真元的飞天宗师的三倍!

    这世间同修两行真气的飞天宗师,或许并不算稀少。

    毕竟东胜州那条青龙,就分出了十四颗龙元,梁源长只夺到了三颗。

    但同修三门真元的飞天宗师,天下之大,也绝不会超出一掌之数!

    就张楚弄到的青龙、白虎精气,严格来说都还和火行真元有关。

    而且他本身还是处于初入飞天境,正是可塑性最强之时,都这般艰难。

    其他飞天宗师,哪那么容易就找到两种和自身真元有关的五行真元之种?

    就梁源长目前所知,飞天境辅修一行真元的唯一办法,就是神兽精气……

    其他三大神兽如何梁源长不知。

    但白虎,已尽归张楚一人之手!

    四去其一。

    哪那么容易,再凑齐两种,甚至三种神兽精气?

    张楚走到梁源长身畔,与他并肩而立,眺望下方的太平关。

    这时他才发现,喏大的太平关,已尽裹红装。

    喜庆的红绸与红灯笼,从山顶一直蔓延到了山脚下。

    在下城区的关门之外,等候进关的车队,排出了十余里地。

    他们打着五花八门的旗号,唯一相同的,便是来人皆腰系红腰带……

    “大师兄,明日的飞天宴上,我可就宣布你就任咱北平盟副盟主一事了。”

    张楚头状似随意的说道,“大师兄”三个字儿,他咬得格外的清晰。

    梁源长懒得搭理他。

    张楚权当他默认了。

    他又道:“对了,早先我已经着人请师姐来太平关,算路程,她们母子三人明日傍晚也该抵达太平关了,我准备在明晚的飞天宴上收斌儿入门,顺道让他改姓梁,给你们老梁家续上香火……想来,他那个郡守外公,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才是。”

    梁源长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的说了一声:“谢了。”

    张楚轻轻的摇头道:“那么大一颗龙元,我都没跟你提谢字儿。”

    梁源长淡淡的笑了笑:“那等太平再大一点,我也收他入门吧。”

    张楚略一迟疑,道:“那小子的性子,不像是练得武的人……你觉得小锦天怎样?那小王八蛋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儿,调教得当,以后能有大出息!”

    梁源长看了他一眼:“他可不姓张。”

    张楚笑了笑:“都是我的儿子。”

    梁源长凝眉:“你可要想清楚了,以后可别怨我帮他不帮太平。”

    张楚“哈哈哈”大笑:“以我现在的岁数,这群小王八犊子要不能飞天的话,不一定熬得死我,只要我一天不死,都得乖乖的给我当儿子,谁敢同室操戈,他就是八十岁,我也能把他吊起来打!”

    “再说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要是没本事还想硬要守着这么大的基业,那才是祸事……”

    梁源长“呵”了一声:“你倒是豁达!”

    张楚:“我这不是豁达,而是我对他们有信心。”

    “不管你们老梁家,还是我们老张家,他们老李家,都没出过白眼狼。”

    “我不信我们哥俩,还能培养出一群白眼狼来!”

    “要真是家门不幸出了这种玩意,就趁早掐吧死算逑,省得以后给我们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