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飞天可期

    大江奔腾,骇浪咆哮!

    冲毁了大堤!

    推平了山丘!

    席卷了平原!

    不可挡!

    莫能敌!

    张楚的意识仿佛凌驾于这条大江之上。

    看它奔腾。

    看它咆哮。

    看它一往无前。

    看它所向无敌。

    不知过了多久,张楚忽然曲指轻轻一弹,一缕焚焰真气从他指尖冲天而起,见风就长。

    这一刻。

    冬日暗淡的阳光骤然变得浓郁。

    仿佛百里阳光,焦聚于此!

    寸长的暗金色焚焰真气,最后竟化成一片十余丈长,两丈宽的淡金色幕布,在空中炸开!

    淡色的金色光晕,瞬间笼罩了潜渊军八千弟兄头顶上的天空。

    一个个潜渊军弟兄仰着头,愣愣的望着这片金色的幕布。

    忽然,一丝丝雨线般的金色光线,无声无息的落在他们黝黑的额头上。

    他们伸手去抹。

    却既不见水迹,也不见血迹。

    紧接着,他们便被暖洋洋的热气包裹了。

    就像是泡在一桶热汤里。

    舒坦得他们想要呻吟出声。

    腰不酸了。

    腿不疼了。

    转战千里的疲惫都没了!

    浑身上下又充满了力量!

    他们觉得,他们还能再战千里!

    张楚睁开双眼,眼神之中说不出的震撼:“这……就是万民意吗?”

    他低下头,定神的仔细观看自己四周。

    果不其然。

    在他的四周,一缕缕细若牛毛的淡金色的光线,缓慢的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穿过五颜六色的天地元气,融入他的体内。

    它们并不好辨认。

    因为在火行元气大多数时候都呈淡金色。

    只有在沙漠、火山等等地势和天气十分极端的地界,火行元气才会呈现出绯红色,乃至于如同岩浆涌动的赤红色!

    但只要仔细辨认,还是能发现它们的。

    因为这些金色光线虽然细微得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但霸道的本性不改!

    所过之处。

    管你是火行元气,土行元气还是金行元气,统统杀穿!

    或许这种金色光线,才是这方天地之中,等级最高的能量。

    不。

    也许不是或许!

    这种金色光线,就是这方天地间等级最高的能量。

    刚才那一下子,张楚自己感觉,至少节约了他一到两年的苦功!

    此刻他体内的焚焰真气,已经缩减了三成。

    但真气的强度……至少暴涨了一倍!

    观想那条大江,也推动他的无双之势再上一层楼。

    武道乃是由种种要素构成的综合体。

    包括且不限于境界、势、技法、经验、身法、外功等等。

    但对于气海强者而言,最重要的当然就是境界和势这两大要素。

    如果将气海强者的武道看作是一台电脑的话。

    那么境界就是硬件,势就算是软件。

    两者相互依赖,相互支持。

    而同时升级硬件和软件,对电脑性能的提升,必然会是1+1>2!

    就比如方才张楚弹出的那一道“仁者无疆”真气。

    若是之前,他至少要耗费六到七成真气,才能达到这种同时让八千人产生“嗑药”效果的地步!

    但他方才那一个弹指,仅仅只消耗了他不到两成真气!

    这几乎已经是四品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若不能立地飞天。

    哪怕再练上一百年,实力也再不会有本质的飞跃了。

    数十个弹指间,走完了一两年的路程!

    这就是万民意!

    连霍青那种级别的老牌飞天宗师,都会殚精竭虑去算计的万民意!

    人心所向,天命所归。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万人敬仰,有如神助!

    是为万民意!

    ……

    这一刻。

    张楚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梁源长会说万民意对四品之下的武者没有多大用处。

    一者,非天地元气掌握十成的四品高手,根本就发现不了万民意的存在。

    张楚晋升四品已经有一阵儿了,都是直到今天太白府外十万人出迎,万民意聚沙成塔,他才终于看到了万民意的存在!

    当然,朝廷敕封圣旨分流的国运除外。

    国运是万民意。

    但万民意并非国运。

    区别就像是洗澡的花洒和能切割钢板的水刀。

    虽然两者都是水流。

    但两者的力量却没有任何可比性。

    二者,非自身之势已经修到“胸怀乾坤、腹有锦绣”的强四品高手,吸纳再多的万民意,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万民意是很玄妙。

    但玄妙得很讲道理。

    它并不能直接改变武者的势,或许直接令武者领悟一种他从未修行过的势。

    它只能推动武者的势更上一层楼。

    如果武者自身的势不够坚固,一推就崩,自然是再怎么推也没什么卵用。

    更别提,万民意还是一种只掌握在极小部分人手中稀缺能量,还没泛滥到是个人是个狗都能用万民意推一推自身武道的地步。

    比如太平关那俩老阴货,当初舍得将家业并入北平盟,可不就是眼红北平盟独霸玄北州聚集的万民意吗?

    只可惜,两人都属于烂泥扶不上墙的类型……

    以前,北平盟总舵大堂上的那把椅子比张楚还值钱的时候,他们都争不赢张楚。

    现在,张楚比那把椅子还值钱了,他们自然就更争不赢张楚了!

    ……

    张楚对万民意的所有理解。

    在他率潜渊军抵达太平关下的一瞬间,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

    太平关还是那个太平关。

    但在张楚的眼中,太平关上空却笼罩着一层浓烈到刺眼的金光!

    金灿灿的!

    如同科幻电影里边的能量护盾一般的金光。

    丝丝缕缕的金色光线,源源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涌入那层金光当中。

    而且不同于张楚在太白府外所看到的金光。

    太白府外的金光。

    就像云彩一样,不断的交织着、变幻着。

    是松散的。

    是没有根的。

    而太平关上空的这一层金光。

    却像是参天大树的伞盖一样。

    是凝固的。

    是有根的。

    这里是太平关。

    玄北州数百万百姓心目中的胜地。

    因为他张楚。

    因为他北平盟。

    才成为玄北州胜地的胜地!

    见到这一幕。

    张楚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想起了大师兄梁源长。

    然后就有些想笑……

    梁源长动走东胜州,观海纳百川真意,寻求突破之机。

    这个“突破之机”,可能一天两天就会出现。

    也可能是一个月、两个月就会出现。

    但也有可能是一年、两年都死活不出现。

    机缘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而张楚坐拥玄北州这个日进斗金聚宝盆。

    哪怕他的悟性不如梁源长,一年之内也必能立地飞天!

    这是没有多大变数的!

    梁源长东走之时还言之凿凿,说等他回来,张楚就有一位飞天宗师靠山。

    要是张楚飞在了他前头……

    也不知道他回来会是个什么表情。

    想来,以梁源长死傲娇的性子,脸色一定会非常非常的精彩!

    ……

    “兄弟们,回家喽!”

    张楚朝着太平关一挥手,大喝道。

    “回家喽!”

    八千壮士激动的放声高呼道。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们的呼喊声,太平关下城区内,陡然爆发出一阵阵高呼声:“到家啦!”

    “到家啦!!”

    “到家啦!!!”

    响彻云霄的高呼声,不知道来源于几万人。

    声音中还带着一点点歇斯底里的音调,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在扯着喉咙拼命的大喊。

    张楚在很多演唱会上见过万人大合唱。

    但没有任何一次给他的感动,及得上眼前的万人齐呼。

    他忍不住的颤栗,鸡皮疙瘩一波接一波。

    我们咬着牙前行、拼了命的奋斗,不就是为了让那些关心着我们和我们关心着的人,活得更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