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奔赴长河府

    张楚让大刘引刘五去偏厅用饭,再派人将骡子请过来。

    骡子一踏进大堂,左右看了一眼,没见到刘五的影子,就笑道:“怎么,五爷的事,很棘手么?”

    都是人精。

    虽然骡子没问,刘五也没说,但他只看刘五脸上那掩都掩不住的焦急之意,就已经猜到,刘五突然太平关找自己大哥,肯定是有急事儿求自家大哥帮忙。

    若是一般人,到了骡子跟前,不说出一二三四来,骡子是不可能让他见大哥的。

    但很显然,刘五不是一般人。

    至少在大哥这儿,刘五不是一般人。

    旁人不清楚当年黑虎堂的那点恩恩怨怨,骡子这个从张楚还只是黑虎堂白纸扇时就开始跟他的老人,是清楚的。

    “是有点棘手。”

    张楚点了点头,“坐下说吧。”

    骡子点头,随便找了一个交椅坐下。

    张楚沉吟了一会儿,问道:“风云楼,有没有沙海盗的最新消息?”

    骡子闻言,惊讶的反问道:“五爷怎么会和沙海盗扯上关系?”

    他猜到了刘五的事儿,可能不简单。

    要不然,大哥也不会唤他前来。

    但他没猜到,刘五竟然能和沙海盗这种级别的江湖势力扯上关系。

    张楚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沙海盗的老十三,绑了他那俩宝贝儿子……五爷刚强了一辈子,最后就是为了这俩儿子,才生出了过安生日子的念头,要是那俩小家伙儿没了,他估计也就活不成了。”

    “可咱们跟沙海盗有仇啊!”

    骡子皱着眉头,低声道:“您的意思是,从沙海盗手里抢人?”

    张楚点头:“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天行盟估计是压得住沙海盗,但咱们跟天行盟也不对付,这种事儿请天行盟出面去办,一个不慎,还是会死人。”

    骡子明白他的意思了。

    他回想了一会儿,道:“八天前,王真一拢了三千沙盗,在沙海中部屠了一个名叫‘月宛’的沙海小国,掠夺了一大批金银财宝。”

    “风云楼是三天前收到消息,以沙海盗的速度,王真一应该已经处理完了‘月宛’一战的善后,至于他有没有回西凉州……您给我三天时间,我调动人马查清王真一的踪迹。”

    张楚略一犹豫,还是徐徐摇头道:“恐怕是来不及了,沙海盗就给了五爷七天时间,变卖产业,筹钱去赎那两个小家伙儿,他从长河府星夜兼程赶到太平关,已经用了三日……”

    “长河府?”

    骡子瞬间抓住重点:“那不是大爷的地盘吗?”

    张楚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他还是摇头道:“当初我大师兄替我挡了王真一一回,只怕也恶了沙海盗,他出面,估计也很难和平解决……我不能让拿我大师兄的脸面,出去丢啊!”

    骡子明白张楚的意思了,想了想,试探道:“要不,我带两个密探,走一趟西凉州?”

    张楚两个手指敲击着座椅沉思了片刻,最终下定了决心,轻轻笑道:“算了,你娘早就着急着抱大孙子,眼下你成亲个把月的时间,我要让你远门,你娘不得拿一扫帚追着我打,再说,西凉州也不是咱们的地盘,出了事,得不到支援……还是我亲自走一趟西凉州吧!”

    “瞧您说的,我娘哪敢拿扫帚追您啊!”

    骡子也笑:“不过楚爷,区区一个沙海盗老十三,您就亲自出马,这也太给他脸了吧?”

    “脸不脸的无所谓。”

    张楚端起案头的茶碗抿了一口,淡淡的说道:“我张楚能混到现在,又不是靠别人给我脸!”

    顿了顿,他又轻叹了一口气,道:“当年城西的故人,不多了啊……”

    骡子见他心意已决,也就不再多劝了。

    在他眼里,这本身就不算什么大事儿。

    沙海盗是横。

    但无生宫更横?

    无生宫在玄北州死了一个法王,都没敢跟大哥炸刺耳,他沙海盗还能翻天了?

    “那您准备什么时候动手?我派人两支密探跟着您一起过去。”

    张楚略一沉吟,道:“不用了,就云红那支人马跟着我过去就够了,你先给西凉州的老黄递个消息过去,把事情跟他说清楚,让他打好前站,等我一到,就动手抢人!”

    早在上原郡乱局之时,风云楼的触手就已经伸进了西凉州,前往西凉州坐镇的,真是乌潜渊以前的贴身护卫兼情报头子老黄,当初还是张楚写亲笔信,找乌潜渊借了这个人。

    骡子点头道:“是,我下去后就放飞鸽!”

    张楚复盘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遗漏后,才道:“封锁我离关的消息,不要让谢君行和石一昊的人知道了,还有乌潜渊那边,你也代我注意着,万一他的病情有什么变化,立刻通知我,我会全力赶回来。”

    骡子:“您放心吧,家里我帮您看着,出不了乱子!”

    “你办事,我当然放心。”

    张楚起身:“走吧,和我一起去接乌潜渊,你也派个人,知会家里一声儿,晚上在我哪儿吃鱼,不回家吃饭了。”

    骡子跟着起身,笑道:“不用知会,我娘见我没回去,肯定知道我上您家去了……”

    “不告诉你媳妇儿一声?”

    “老爷们的事儿,告诉她一个妇道人家干嘛?”

    “人家好歹也是明事理的大家小姐,你可不能当成啥都不懂的憨妇人对待……”

    “得得得,楚爷,我这么大个人了,这点小事儿,您就别管我了吧?”

    “你就是活到一百岁,也还是我弟弟!”

    “论岁数儿,您还没我大吧?”

    “哟呵,脾气见长啊,给你机会,随便你用什么兵器,只要能打赢我一只手,我就承认你比我大!”

    “那不能,我可是您的近身啊,我能跟您动手?”

    “你刚才不说,你岁数比我还大吗?”

    “那是您听叉劈了……”

    哥俩开着玩笑,一路走出了北平盟总坛。

    ……

    这一日,张府的晚宴很是热闹。

    张楚一家七口,外加梁源长、乌潜渊、刘五、骡子,热热闹闹的围了一张大圆桌。

    圆桌中心,摆的的是两条两条大白鱼,一条清炖、一条红烧,香气四溢。

    除此之外,还有各式各样的荤菜、凉菜,热汤。

    大人们的哄笑声,与满地乱窜的小锦天银铃一般的稚嫩笑声,相映成趣。

    酒席末尾,张楚装作开玩笑的对梁源长说道:“大师兄,我记得长河府,应该是你的地盘来着,怎么我最近收到消息,沙海盗的人把手都伸进长河府了?”

    话音落下,席上吃饭的刘五忍不住看了一眼张楚,然而低下头吃鱼,不敢再抬起来。

    这一桌吃饭,他吃的极有压力。

    梁源长与乌潜渊干了一杯酒,仰头一口喝下,然后才慢悠悠的说道:“长河府不是我的地盘,那是我的牢笼,沙海盗的人把手伸进长河府,也不稀奇。”

    “这话新鲜!”

    张楚来了性质,放下筷子问道:“难不成长河府,还有飞天宗师坐镇?”

    梁源长诧异的看了他一样:“飞天宗师是何等人物,怎么蜗居在区区一个长河府?”

    张楚:“那以你的武功,飞天不出,谁能压得住你?”

    梁源长的武功,虽然还算不上飞天之下无敌,但距离也已经不远了!

    反正就张楚见过的四品,有一个算是一个,没一个敢说能胜过梁源长。

    梁源长沉默了一会儿,道:“云霄酒家,是我养父母的产业,我不会在云霄酒家内杀人,所以只有我在云霄酒家的时候,别人对我才会放心。”

    “大师兄威武!”

    乌潜渊笑眯眯的端起他面前的茶杯,道:“我再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他吃得极少,一场晚宴下来,他就喝了一小碗白粥、吃几根青菜,但他却是席上最高兴的一个,一会儿抱一抱小太平,一会儿逗一逗小锦天,对谁都乐呵呵的,跟个弥勒佛一样。

    “还是喝水吧!”

    梁源长看他:“你今晚也喝了不少茶了,再喝就该吃不消了。”

    “哈!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师兄弟俩一个管着我喝酒,一个管着我喝茶,哈哈…咳咳……”

    乌潜渊像是遇到了一件非常高兴的事一样,只是他的笑声才一出口,就被一阵急促的咳嗽给打断了。

    他连忙放下茶杯,从桌上拿起一方汗巾捂住了嘴。

    他咳得是那么的用力。

    额角处绷起的青筋,就像是一根根肥大的蚯蚓那般。

    像是要把心肝脾肺肾都咳出来一样。

    席上的所有人都停下筷子,静静的看着他,眼神里满是悲哀……这么好的人,怎么就不能长命呢?

    就坐在乌潜渊身旁的张楚连忙伸手扶住他,另一手慢慢顺他着的背心,掌心中泄漏出丝丝金光,一点一点的融入他的体内。

    好一会儿,他才终于缓过来了,紧紧的捏着手里的汗巾,将其塞入袖中,虚弱的笑道:“让大家见笑了。”

    众人想笑,但脸上的笑容露出来,却都是那么的勉强。

    “小娘,大伯为什么会咳嗽呢?他晚上也踢被子吗?”

    稚嫩的童音,打破了酒席的上的沉寂,却是李锦天扒着圆桌边缘,扬着小脸看着乌潜渊,奶声奶气的问李幼娘道。

    酒席上的气氛顿时一松,众人脸上的笑容也没那么勉强了。

    乌潜渊笑着温言道:“是啊,大伯就是踢了被子,才咳嗽啊,所以小锦天你不要像大伯一样哦,一定要好好睡觉,好好吃饭,好好的长大……”

    席上的三个女人,双眼一下子就被泪花湿润了。

    小锦天终有一天会长大的。

    但乌潜渊看不到了……

    当晚,张楚送乌潜渊回府后,回张府静坐了一整夜。

    翌日天未还亮,他就领着大刘,和刘五一道从狗头山后山离开了太平关,红云以及她手下的百十名精锐探子,昨日下午就已分批离开太平关,在武曲县外等候他们。

    张楚与红云汇合之后,戴上斗篷,一起赶往西凉州。

    ……

    第二日晌午时分,张楚一行人,终于踏上了西凉州的土地。

    这还是张楚穿越到大离后,第一次踏足玄北州之外的地域。

    西凉州与玄北州大不一样。

    玄北州的气候,是干冷,但雨水很充裕,土地也极其肥沃,黑色的土壤,攥在手里捏一把,似乎都能捏出油来……

    而西凉州的气候,是干燥,不但雨水严重不足,而且土地也十分贫瘠,黄色的泥土,拿在手里轻轻一捏,就变成沙子从指缝中流失。

    两州的地貌上倒是很接近,都是多平原少丘陵。

    不同的是,玄北州的平原,是草原,而且随处可见葱葱郁郁、高大挺拔的森林。

    而西凉州的平原,是荒原,到处都是光秃秃的黄土地,更别提森林了,树木长的稀拉拉的,还都还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就连人口,也有很的区别。

    玄北州,是清一色的黑头发、黄皮肤的大离人,几乎没有其他人种。

    西凉州的百姓主体,也大多都是黑头发、黄皮肤的大离人,但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眼窝深邃,皮肤偏灰白,留着翘尾胡须的沙人!

    这些沙人,有种地的、有放牧,更多的,是牵着骆驼,走街串巷做买卖的。

    而西凉州的老百姓,对这些沙人都习以为常,视若无睹。

    两个相邻的州,风土人情竟然就有如此大的变化,连张楚这个拥有一颗地球村魂魄的穿越者都有些大开眼界的感觉,更别提大刘和红云这些纯正的土著了。

    一路上,好几次有沙人来向张楚推销他们的商品时,大刘都差点忍不住拔了刀……他潜意识里就觉得,所有黑头发、黄皮肤以外的人种,都不是好人!

    一行人紧赶慢赶,终于在第六天赶到了长河府。

    张楚与刘五在城外分手。

    刘五回他的住处去,准备按照张楚的吩咐,连络沙海盗的人赎人。

    虽然他本人前往太平关求援去了,但他手下的人,这几日却一直在操持着变卖他手下的产业筹钱,借以迷惑沙海盗。

    而张楚,则在红云的带领下,寻着暗记,前往风云楼设在长河府的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