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三把火

    张楚坐稳了玄北江湖武林盟主的位子,晋升五品,功成名就。

    玄北州的江湖儿女,提及张楚,鲜少有人敢再直呼其名,若是于闹市之中谈及张楚,还少不得向狗头山所在的方向拱一拱手,口称“咱张盟主”……

    借着张楚就任玄北武林盟主的余威,筹备了月余时间的北平盟,一开始营业就以无可阻挡之势,迅速将麾下的八郡之地牢牢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每一府、每一县,北平盟的人马皆是高举黑色玄武大旗,大张旗鼓的进城,没有任何藏着掖着的意思。

    一位位郡守、一个个县令,都带着自己的属官们,笑脸相迎,无人有怨言,也无人敢有怨言!

    一座又一座城池,在北平盟的人马入驻后,变得更加安稳,变得更加繁华!

    更令玄北州震撼的事,还在后头。

    就在北平盟麾下所有香堂驻扎完毕的第二天,张楚一纸命令通传玄北:即日起,玄北州所有习武之人,以区县为单位登记造册!

    录其名者,北平盟才承认其是玄北州的江湖儿女,其人才有资格行走江湖,参与各种江湖之事,杀人与被杀北平盟才不会干涉。

    未录其名者,一旦有仗势欺人、持械行凶之举,北平盟立刻便会派人将其捉拿归案,该送官问斩送官问斩,该送于苦主泄愤送于苦主泄愤!

    江湖事才能江湖了。

    都不是江湖人,犯下的事如何还能称得上是江湖事?

    既然不是江湖事,自然就该由官府管辖。

    他北平盟身为奉公守法的优秀大离民间团体,知晓了违法乱纪的犯罪案件,当然该全力配合官府调查!

    没毛病!

    ……

    此举可以说是触及了大部分江湖中人的根本利益。

    江湖是什么?

    江湖是人情世故。

    也是快意恩仇!

    一言不合,生死相向是江湖。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江湖。

    劫富济贫,一走了之也是江湖。

    至于杀了人、拔了刀、劫了富之后如何收场,又有多少人在乎?

    大爷孑然一身,四海为家,想报仇,那也要找得大爷才成啊!

    而一旦在北平盟登了记、造了册,上边儿不但有师门传承的信息,还有出身籍贯等等信息!

    这还如何行走江湖?

    刀还未拔,就得先考虑考虑,刀子拔出,会不会连累师门长辈,妻儿老小!

    富还未劫,就得先考虑考虑,人家会不会查到自家头上,悬赏自己的头颅!

    这还算哪门子的快意恩仇?

    碍于张楚的威势,此令通传玄北四郡之后,满玄北的江湖儿女们虽然心头愤懑,但也只敢暗地里发发牢骚,或者闷着头不做声,权当不知道北平盟这一项政策。

    配合是不可能配合的。

    只有大家约好了一起装聋,才能混一下日子。

    等到张盟主自己发现,这一项政策行不通后,自然会不了了之……

    但他们显然低估了张楚肃整玄北江湖的决心!

    ……

    北平盟通传玄北江湖,所有江湖儿女须得登记造册命令的第五天,红花部六千人马倾巢出动!

    六千跟随张楚南征北战,连北蛮人都刚过正面的红花部众,在一位位气海大豪的率领下,游走与玄北州水路交通要道,将那些盘踞在交通要道周围,打着绿林好汉的旗号,干的却是“此山是我开”、“请问客观是吃刀板面还是混沌面”、“风呼扯紧”等等勾当的山贼、土匪、黑店,一股一股的屠戮一空!

    玄北州紧临关外,苦寒交迫,民风彪悍,匪患不绝,剿不胜剿。

    一些规模大的匪寨,不但匪首个个都是武道高手,寨中还时刻有一两千精悍的马匪候命,哪怕是一郡郡守亲自领兵围剿,都不一定能啃得动!

    当然,这并不是官府纵容这些山贼土匪为祸一方的理由。

    真正的原因,还是成气候的山贼、土匪,大多和都与玄北江湖的诸多高门大阀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是什么弃徒。

    就是什么逆子。

    你不去动他们的时候,一个个喊打喊杀喊得贼激奋!

    可等你真把这些人弄死了,他们背后那些个高门大阀又不乐意了!

    “我xx派的弃徒,要杀也只能由我xx派亲自动手,谁给你们这些朝廷鹰犬的胆子,敢对我xx派的人动手?”

    “xxx纵然叛逆,也该由我xx家自己执行家法,尔等朝廷鹰犬,可是欺我xx家无人耶?”

    至于高门大阀,到底是真护短,还是为设了一颗捞钱的暗子而感到心痛和愤怒,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总之,这就是一笔烂账。

    玄北州府不敢捅玄北江湖这个马蜂窝,只能偶尔那一些可怜、弱小还能吃的小山贼、小土匪祭旗,对上对下都有一个交代。

    受苦的,还是最底层的老百姓们……

    张楚不惯着这些人。

    有风云楼提供情报,哪些山贼土匪,干的是谋财害命、欺压良善的勾当,哪些山贼土匪还算盗亦有道,谋财不害命、也不欺压良善,他门清儿!

    杀人者,人恒杀之。

    州府怕捅了这个马蜂窝,他张楚不怕!

    若有人能情动飞天宗师来说请,那他没办法,胳膊拗不过大腿,捏着鼻子也只能认了。

    可要是请不动飞天宗师,谁敢腆着张逼脸来请求,那就别怪他张楚心狠手辣,连带着他们一起整死!

    人世间,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扯什么生来平等,人人如龙这些不着边际的大宏愿。

    至少人都是爹妈生养的,就应该有心、有肝,有同理心,自持力强就不尊重他人生命的人,他的生命自然也不配得到别人的尊重……

    以前他看不惯,但也只能眼见心不烦。

    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他是玄北州的武林盟主。

    有心、有力,也有责任管一管这些糟心事!

    在他的隔空指挥下,六千红花部人马一县一县的碾压过去,将那些藏身在深山老林里的山贼土匪拉出来,一排一排的斩首。

    杀得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杀得玄北江湖心惊胆战,坐立难安!

    这一回,没多少人再敢装聋混日子了……

    再装聋,若是被北平盟当成山贼土匪,一股脑的全剿了,可如何是好!

    一时之间,连那些隐身于山林中的江湖隐士,都纷纷走出山林,到该县的北平盟香堂登记造册,领取了相应的文书凭证。

    ……

    第一把火烧起来后,张楚趁热打铁又扔了两把火下去。

    这两把火,一是玄北州之外的江湖中人,进入玄北州必须第一时间向该地的北平盟香堂报备,并接受北平盟的监管,否则,一律按照江洋大盗论处!

    二是,祸不及妻儿,再有屠人满门之人,一经发现,北平盟立刻便会下达江湖追杀令,不死不休,其父母妻儿,一律送出玄北州,终生不得再踏足玄北州半步!

    这两把火,张楚依然是以一种蛮不讲理的姿态,通过分堂、香堂,硬生生的推行了下去。

    但这一回,玄北江湖反馈给北平盟的抵触力道,却很小很小……

    玄北州的江湖儿女们已经看出来,昔日张楚在狗头山武林大会上立下的那一番重誓,的确不是场面话。

    他是真的想要改变玄北江湖,守护玄北江湖……

    现在,他已经在做了!

    他们做不到,也不敢做。

    当然不能挡着别人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