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暗流涌动

    四月初八,晴。

    太平关披红挂彩,家家穿新衣,喜庆的氛围,宛如过年一样。

    锣鼓声震天响。

    鞭炮声此起彼伏。

    还有舞狮者,博得一阵又一阵的叫声。

    今天是张楚登顶玄北武林盟主的大日子。

    张楚的大日子,就是太平关所有人大日子!

    既是所有人的大日子,那自然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举关同庆!

    谁敢不庆,谁就不是我们太平关的人!

    谁敢不庆,谁就是居心叵测的坏人!

    不是我们太平关的太,还留在太平关作甚?

    就是这么的霸道!

    就是这么的蛮不讲理!

    像极了这座城关的主人。

    而作为今日这场盛会的主角,张楚还未能出门看一眼这些为他准备的举关同庆。

    他还在卧房里。

    知秋和李幼娘合力将一件颇有份量的黛蓝色的对襟丝绸大氅,披到了他穿身上灰底暗金领的深衣外边。

    末了两人后退了两步,围着他上下打量,终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张楚心中正要松一口气,姐妹俩就又凑了上来。

    李幼娘挨个挨个的抚平他衣裳上的每一个褶皱。

    知秋踩着凳子,再一次去打理他梳理得整整齐齐,用一只三叉紫金冠拢在头顶上发髻。

    张楚别扭的不住偏头……他已经被这姐妹俩折腾了小半个时辰了。

    恰巧骡子缩头缩脑的出现在卧房外,探着一颗脑袋往里看。

    张楚如蒙大赦,连忙道:“是骡子来了吗?进来吧!”

    知秋与夏桃一回头,眼神瞬间就捕捉到了门外的骡子。

    骡子一缩头,连忙道:“没啥事儿,我就是来看看您准备得怎么样了,两位嫂嫂继续……”

    他话还没说完,知秋已经转身大步走向门口:“今儿是咱们太平关的大日子,你怎么还穿得如此随意,快进来,正好你和你大哥身量差不多,他还有好几件新衣裳,碰都没碰过……”

    骡子闻言心知不好,头一扭就要逃。

    然而知秋已经先下手为强,眼疾手快的一把拧住他的耳朵。

    “痛痛痛,轻点、轻点、轻点……”

    知秋拉着他往屋里走,没好气儿的说道:“没一个省心的!”

    张楚见状,感动的递了一个“烂兄烂弟”的眼神儿过去。

    骡子瞅着已经去柜里翻衣衫的李幼娘,脸色发苦。

    “山下来了多少人?”

    张楚问道。

    骡子:“四五千吧,大多是些武道学徒和九品、八品的力士,咱们撒出去的帖子,只来了六成左右。”

    张楚心下略一盘算,此次武林大会北平盟拢共撒了近七百张请帖出去,几乎是只要是个七品,就未有遗漏……

    六成,也就是近四百人。

    “也不少了!”

    张楚点头道。

    燕西北江湖的中流砥柱,差不多都在这儿了。

    “无生宫和天行盟的人来吗?”

    骡子:“都来了。”

    “无生宫来的是二法王‘翻江蛟’吕飒。”

    “天行盟来的是三长老‘重剑无双’孟信陵。”

    张楚笑道:“还都是大人物啊!”

    “可不?”

    骡子也笑:“一个架势比一个架势大、一个态度比一个态度横,刚刚张猛去迎客,还挨了吕飒一鞭子……真想把他们全留在咱玄北州啊。”

    “忍忍吧……”

    张楚抿了抿嘴唇说道:“时候不到。”

    “嗯。”

    骡子应声道:“今儿是您的大日子,我不会乱来的。”

    张楚摇头:“大不大日子到是无所谓,只是我们还需要时间……”

    骡子:“我明白。”

    “对了,李无极也来了,带的人还不少……”

    张楚拧起眉头,半晌后才道:“罢了,来者是客,今日不与他计较。”

    兄弟两个自顾自的交谈着,浑没有避讳屋里这姐妹俩的意思。

    知秋和李幼娘姐妹俩也压根就没管他们哥俩聊什么,自顾自的在他们身上折腾着,就这么一会儿时间,李幼娘已经在骡子身上换了三身儿衣衫,这会儿正拿着张楚的发饰在他头顶上比划。

    ……

    狗头山下。

    足球场一般的巨大的陆天会场内,早已是人头攒动。

    不断有衣衫整齐、兵器划一的高门大派进入会场,在身穿制式玄色衣衫的北平盟弟兄引领下,按照玄北、燕北、西凉之分,进入特定的区域落座。

    还有成群结队的北平盟弟兄,在会场内来来回回的忙碌,或倒茶,或奉上瓜果,竭力尽到地主之谊该尽的责任。

    会场内的人很杂。

    正道。

    左道。

    江洋大盗。

    这么多人凑到一起,当然是乱得一塌糊涂。

    热闹的攀谈上。

    哄闹声。

    还有最新闻乐见的叫骂声。

    但总得来说,会场内的只秩序还是在北平盟的控制之中。

    没有人敢在会场内动手。

    虽然北平盟并未收缴他们的刀剑。

    但很显然,盘踞在会场左右的那六千红花部直属人马,比他们手里的刀剑更具有威胁力!

    眼下燕西北三州内,还敢来挑衅张楚威严的人……可不多了!

    无生宫与天行盟,分列会场一东一西。

    两方人马所在的区域,皆是是该区域内最安静之处。

    他们实力在燕西北三州的地位够高,等闲的江湖儿女,根本没有与他们攀谈的资格,便是那些门中有数位气海坐镇的高门大阀,要与这两方大势力攀交情,也只能是掌舵之人亲身前往。

    但很有意思的是,这两大势力,往日以燕北州、西凉州为战场,你来我往、兵来将挡的死磕,大有这天地间有我无生宫,就无你天行盟的架势,但今日难得凑到了一起,相隔不过数十丈,却没有一点儿火星儿。

    有的是沉默。

    默契的沉默。

    仿佛等待什么的沉默。

    这令会场中那些真正应邀而来的江湖豪客们,心头揣揣,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不好预感。

    在天行盟所属的区域之侧,还有一片和会场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的看台。

    这一片看台上的人也很多。

    是整个会场之内,除天行盟与无生宫之外,人数最多的一方。

    但他们的衣衫很杂乱,兵器也很杂乱,看台前又未竖立写明派名、家族名称的木牌。

    为首的是一个青袍公子哥,端着一杯茶慢悠悠的叩击着茶碗。

    他,似乎也在等待着什么。

    喜庆、热闹的大会低下,似乎有一股暗流在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