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张太平

    “夫人,用力啊!”

    “别忍着,喊出来,喊出来啊!”

    稳婆们的打气声,从产房里传出来。

    张楚站在产房外,心乱如麻,坐立难安,只能无意识的转来转去。

    “你别转悠了行不行,我眼都花了!”

    早就说要去州府疏通关系,却迟迟未动身的乌潜渊,这会儿也坐在产房外的院子里,满脸嫌弃的吐槽张楚。

    张楚瞥了他一眼,没有戳破。

    你稳得住!

    你稳得住腿别抖啊!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不会出问题、不会问题……

    产房里的三名稳婆,都是方圆百十里内,接生经验最丰富的稳婆。

    烧水的锅,剪脐带的剪刀等等一应器具,全都是用烈酒烧灼过后,再用开水消毒。

    除此之外,产房里还候着两名从刺卫中甄选出的八品女武者,随时预备着在知秋脱力后以自身血气助知秋恢复元气。

    他扭过头,犹豫着是不是也去院子里坐一会儿,就听到外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听马蹄声,人数还不少,怎么着也得有二三十人。

    “大嫂生了吗?是侄儿还是侄女?”

    “还没生?稳婆呢?稳婆是干什么吃?”

    张楚正纳闷来人是谁呢,就听到骡子的声音从院子外边传来。

    这消息传得可真够快的,这些家伙从太平镇都赶过来了!

    张楚没好气的大步走到乌潜渊身侧,从石桌上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仰头就跟喝酒似的,一口气干了。

    骡子、大刘、孙四儿,领着一大帮自觉有资格过来的看看的前四联帮大佬们,着急上火的涌进院子。

    然后一大帮糙老爷们就见着了更加上火的大哥,登时就偃旗息鼓了,谁都不敢吱声。

    张楚扫视了一眼,嗯,没生面孔,全是以前经常跟大熊和李正进出张府的那些犊子。

    他懒得训斥这些夯货,只是朝他们扬了扬下巴,示意他们自己找地方坐。

    屁股大的院子,一大群穿得人五人六儿的糙老爷们,只能找些门坎、台阶,犄角旮旯,就地排排坐……面面相觑,还都觉得挺有点忆苦思甜那味儿。

    可张楚懒得训斥这些夯货,乌潜渊可不惯着他们。

    他斜睨着骡子,呵斥道:“你们来凑什么热闹?不知道新生儿见不得生人么?”

    语气极为不客气。

    骡子反看了他一眼,理直气壮的道:“我来看我嫂子和我侄儿,说到生人,倒是您这位一年都露不了几次面的将北盟的盟主,在这里做什么?您身上的通缉令摘干净了么就往我侄儿面前凑?”

    张楚夹在中间,面不改色,也不插言,权当未听见。

    这俩人,相互看不惯不是一天两天了。

    骡子一直都认为乌潜渊是个麻烦精,只会给自家大哥,自家帮会带来麻烦,并且坚持认为,当初在锦天府,自家大哥就该把交给州府领赏,趁机和州府打上交道。

    而乌潜渊则是认为,张楚太惯着这些老部下了,平日里这些人一个个没大没小,日子过得比他这个帮主还滋润,真遇上大事儿,也指不上他们,还得他这个帮主亲自出去冒险。

    反正这俩人,只要撞在一起,过不了多久就得掐起来。

    这次最干脆,直接一见面就开始掐。

    张楚懒得理他们。

    朋友与朋友,不一定能成为朋友,大家各交各的,各论各的,勉强让朋友和朋友成为朋友,那是一件非常吃力不讨好的事。

    这个道理,张楚前世就明白了。

    “哇……”

    一声嘹亮的婴孩啼哭声突然从产房里传出来。

    院子里排排坐的糙老爷们猛地弹起来,一脸紧张的望着产房里。

    老天爷保佑,可一定要是带把儿的啊!

    乌潜渊也站起来,望向产房的目光尽是期待。

    是男是女都是无所谓,反正他这一身家业,有去处了……

    张楚愣在了原地,心头百感交集、百味陈杂……反正就是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吱呀。”

    没过多久,产房的门开了,一个撸着袖子的健壮稳婆站在房门口,拖着长长的尾音高呼道:“恭喜张帮主,是位少帮主!”

    “好啊,是位少帮主!”

    “咱太平会有少帮主了!”

    “大哥,您看到了吗,帮主有儿子啦!”

    糙汉子们狂喜的高呼道。

    张楚猛地惊醒,脚下一掂就冲了出去。

    ……

    张楚走进房中。

    房里热烘烘的。

    知秋满头大汉,脸色和唇色却都白的吓人,气息也很微弱。

    一名女刺卫蹲在床边,正拉着她的手往她体内渡血气。

    张楚见了这个样子的知秋,心疼的就像是有人提着大刀片子往他心头来了一刀。

    他蹲下来,取出手帕默默给她擦拭额前的汗水。

    看起来明明已经脱力的知秋,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他的手,贴在自己面颊上,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老爷,老张家有后了。”

    微弱的话语,却像是一只有力的拳头狠狠砸在了张楚的鼻梁上。

    这个傻女人,心头竟然还一直都在为这个事耿耿于怀……

    他轻轻揉了揉她的面颊,强笑道:“我托人给娘带信儿了,她老人家不会再怪你了……“

    ……

    张楚抱着用小被子裹着的小人儿,僵硬的一步一步挪到房门口。

    侯在院子里的糙汉子们见了他,瞬间就跟出闸的赛马一样,要涌出来看看自家的少帮主。

    骡子脑子最快,第一个冲了过来。

    还是大刘反应快,连忙张开双臂拦住一帮糙汉子,压着嗓子怒吼道:“别去,老人都说新生儿还未睁眼前不能见生人,第一眼见的谁,长大以后就像谁……”

    话音落下,一帮糙汉子瞬间就消停了。

    连都快冲到产房前的骡子都一个急刹车,念念不舍的回来了。

    很显然,对于自己是个丑逼这一点,他们心头都很有逼数儿。

    唯有乌潜渊,很坦然的理了理衣衫,与蔫头耷脑的骡子擦肩而过。

    他虽然肤色略黑,但他的颜值,肯定离丑有很大一段距离的。

    他凑到房门前,看了看张楚怀中还没睁开双眼的、紫红色的、皱巴巴的小家伙儿,有些失望。

    他看了张楚一眼:怎么有点丑?

    张楚老老实实的回了一个眼神:我也觉得有点丑……

    哥俩沉默了好几息,乌潜渊才问道:“你给孩子起名了吗?”

    张楚毫不犹豫的道:“张太平!”

    乌潜渊面无表情的抬眼看他:你认真的?

    张楚一脸笃定的点头:当然是认真的!

    又是一阵尴尬沉默。

    乌潜渊最终还是觉得,不要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字写得像狗爬一样的粗人身上为好。

    他凝视着小被子里的小家伙沉思了一会儿,问道:“叫若拙吧,取大巧若拙之意。”

    “张若拙?”

    张楚沉吟了一会儿,点头道:“那大名叫张若拙,小名还是叫张太平。”

    乌潜渊:……

    院子里的糙汉子们将哥俩的话听得分明,并且直接表达了他们的意见。

    “听到没有,咱少帮主叫张太平!”

    “帮主,好名字!”

    “那可不?俺们太平会的少帮主,不叫张太平叫啥?”

    “对地,等少帮主长大了,跟人自报家门,说俺叫张太平,那外人一听,谁还不知道这就是咱们太平会的少东家?那时候,谁再想欺负他,立马就得先想想咱太平会这几万把刀子答不答应!“

    “不只是咱太平会好不?那太平镇,可不是咱们爷们一手一脚修起来的?那咱们的少帮主,不就是太平镇的少帮主?以后少帮主出门在外,有啥事儿……“

    乌潜渊听了几耳朵,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张楚:你取这名儿,是这意思?

    张楚虽然也觉得院子里那帮夯货说得很有道理,但还是坚定的摇头:不是!

    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希望这孩子能远离打打杀杀,不再沾染江湖事

    但他知道,生在他这个玄北州最大的帮派头子家中,这孩子还未出生就已经打上了江湖人的烙印。

    他只希望这孩子能平平安安,无病无灾到白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