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蚊子腿

    大雪山的皑皑白雪,反射着淡淡的月华,点亮了黑夜。

    身穿夜行衣,面带血色修罗面具的张楚,站在万氏天刀门的山门前,借着黯淡的月华光芒仰望巍峨高大的楼牌。

    楼牌之上,刻有“天刀门”三个大字。

    他不懂书法。

    但他懂刀法。

    楼牌上那三个大字,分明是以长刀劈砍而成。

    一笔一刀。

    刀刀不同。

    却又相互勾连。

    酣畅淋漓的张狂中,透露着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清冷。

    不留余地的凛冽下,却残留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温润。

    一流的刀法。

    二流的气概。

    张楚猜想,楼牌上这三个字,应当是昔年那位刀道宗师“北狂刀”万人杰所留。

    他想起昔年他如获至宝的拿着天刀门的入门刀法《天霜刀》,去请教梁重霄时,小老头对这位万宗师的评价:寒意为皮,雪崩势为肉,无情意才是真。

    能练就这等刀法的人,不说杀妹证道,怎么也得孤高绝傲,完事不流于心罢?

    但从后来这位万宗师弥留之际,支持自己的儿子万江流,与任劳任怨的开山大弟子顾小楼争夺下任掌门之位的做法看来,这位万宗师的刀意,显然还没练到家。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选错了路,明明做不到绝情绝性,却试图以无情意入飞天宗师之境……”

    张楚试图去给那位闻名已久的万宗师做一个总结,但随即忽然又有些感慨。

    他又想起了昔年小老头提起这位刀道宗师之时,语气中那前所未有的赞叹、拜服之意。

    小老头绝对是个骄傲的人。

    但对万人杰这位还不是宗师的刀道宗师,他却愿意以宗师相称。

    甚至都影响到了张楚,直至今日,他在心头称呼万人杰,都以宗师相称。

    唯独,对万人杰的评价,与那个干巴巴的小老头出现在了差异。

    一直以来,小老头在他的心中都如同高山一般伟岸巍峨。

    小老头对人对事的评价,他不说奉为座右铭,但多数时候,他都潜意识的去遵从。

    从某种意义中说,小老头虽已逝世近三年,但张楚至今仍在以他的目光,看待很多人和事。

    这是师道传承。

    也是做师父的给徒弟留下的阴影。

    这就像是孩子小时候,都总觉得父母就是天底下最聪明、最强大的人。

    直到某天,发现父母其实没有那么聪明、没有那么强大时,他才开始长大,开始独立。

    就像是此时此刻的张楚。

    他也是对比自己从前与现在对待万人杰的评价,才发现,小老头的视线所及,已不再是他视线的终点。

    他虽然还没达到小老头巅峰时的层次,但他的目光已经开始看到,小老头目光看不到的地方。

    至少,四品在他心中高不可攀、无法战胜的那座大山,已经坍塌了……

    张楚觉得,这或许才是此次战胜万氏天刀门最大的收获。

    当然,大头他已经收了,眼前的蚊子腿儿他也不会放过。

    张楚收回目光,望向身前漫长台阶尽头的那一片宫殿群,轻轻的一挥手……

    黑压压的人群无声无息的冲了出去,只留下两具守卫山门的万氏天刀门门人尸体。

    万氏天刀门七十年积累,都是他的!

    ……

    “众师兄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誓于师门共存亡!”

    “杀贼!”

    歇斯底里的怒吼声中,一个个手提长刀的白衣万氏天刀门门人,从一座座华丽巍峨的宫殿中冲出,前赴后继的扑向黑衣铁面的匕刺卫。

    匕刺卫手持弩箭和短刀迎战。

    人数上比较,匕刺卫还处于劣势。

    六影六卫选拔严格,非忠诚不二与能力出众者,不得入选。

    这就导致了,血影卫虽然有堪比太平会的庞大人手,但作为其中精锐的六影六卫,人数却都只有百余之众。

    而万氏天刀门,虽然被张楚接连屠杀了两波精锐门人弟子,但此刻看这影影绰绰的模样,何止还有四五百?

    好在万氏天刀门留守山门的人虽然多,但却没有什么高手坐镇。

    万江流下山,是冲着顾氏一行人去的,万氏天刀门的高手全带走了。

    最强的两个七品,还被张楚一刀一个,像砍瓜切菜一样斩杀了。

    剩下的杂鱼们,在匕刺卫交替掩护的弩箭下,成排成排的倒下。

    刺卫负责暗杀、刺杀。

    他们不是武人,是杀手、是死士,不用讲究武德与江湖规矩。

    他们手头的弩箭,是淬了剧毒的,见血封喉那种。

    ……

    张楚一刀劈断一把石锁般的巨大精钢大锁后,一脚开两扇厚重的包铁大门。

    黑漆漆的殿宇之内什么也看不清。

    “火。”

    张楚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声,立即就有一名刺卫探子将一个火把递给张楚。

    张楚拿着火把走了进去,就见大殿之内有序的排列着一座座木制的兵器架,每一座兵器架上都摆放着连鞘的长刀。

    不同的是,有些武器架上摆放着七八口长刀,而且刀鞘都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制式的大路货。

    还有的兵器架,只摆放着两到三口长刀,而且长刀的形制与刀鞘的材质、装饰,都不尽相同,一看就精品。

    还有少数十来个兵器架,摆放在一个高高的底座之上,上边只摆放着一把长刀,而且方圆一丈之内,都没有任何兵器架,不用拔出来查看,都知道肯定是难得的精品。

    正方上,只有一把刀。

    一把看刀鞘的形制,有些像他以前打制的横刀,但刀身并非笔直,而是略带一点弧度,而且刀长近四尺的银白长刀。

    这把长刀和其他长刀都不一样。

    这把长刀前方奉着香炉,后方挂着一张画像。

    画像上是一个不苟言笑,背脊挺得笔直,除去一头白发之外没有半分老态的威严老者,他的腰间就挂着这把银白长刀。

    张楚见猎心喜,又没什么顾忌,随手将火把交给身后的匕刺卫,上前一把拿起这把银白色的长刀就要拔出来品一品。

    一使劲儿。

    刀身纹丝不动。

    张楚一定神,这才发现这把刀的刀鞘与刀柄结合处,似是被铁水封住了。

    他一凝眉,炙热的血气从他握着刀鞘的左手中涌入刀鞘,使出化劲的功夫轻轻一震。

    “铿。”

    一抹雪光带起一声清越的刀鸣冲天而起,宛如刀锋及体的凌厉无形刀气宛如风暴一般向着四周荡开。

    霎时间,所有制式长刀从兵器架上坠落在地。

    精品长刀连刀带武器架向后滑行一丈有余。

    宝刀无风自动,于刀鞘内疯狂的颤抖着发出尖锐的刀鸣。

    银白刀落下,好似筷子插豆腐那般,轻而易举的插进了张楚身前三尺外的青石板上。

    一缕鬓发无声无息的落下。

    张楚伸手一摸脖子,只觉得入手温热一片。

    他笑了笑,捂着脖子走到银白长刀面前蹲下来。

    银白长刀还如同柳枝般颤动着,发出如同玉珠落银盘的清越刀鸣,似乎是在警告张楚,不要靠近自己。

    张楚仿若未闻。

    他歪着头,仔细打量这口长刀。

    刀长约四尺。

    刀宽约三指。

    刀身雪亮如水银镜,纤尘不染。

    英武、优雅、凌厉等等美好的形容词,都能冠诸于这口刀之上。

    这是一口凭颜值,就能征服使用者的好刀。

    而它出鞘时,百刀回避的盛况,又盛气凌人的宣告着,它并非是一口虚有其表的仪仗刀。

    它是一把杀人的刀。

    张楚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在刀格找到了两个淡淡的铭文:飘雪。

    “好刀!”

    张楚大笑着,将腰间的惊云刀连鞘拽下,随手往身侧一戳,就连鞘插进了青石地板里,一把握住了飘雪的刀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