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攻防战(求订阅)

    “轰、轰……”

    “笃笃笃……”

    低沉的城门撞击声中,紧凑的箭雨一波又一波落到墙头,压制住了城墙上的守军。

    一条条套马索式的钢索软梯从黑压压的北蛮大军中抛出,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精准度,精准的套在了城头的箭垛上,大量的北蛮士卒顺着软梯飞速往城头上攀爬。

    城头上的两千士卒冒着箭雨,一边射箭还击,一边抱起滚石和檑木向顺着软梯往上爬的北蛮士卒砸去。

    血流成河!

    真正的血流成河!

    城上、城下,都是!

    ……

    张楚一把扶住一个胸口中箭栽向他的民夫。

    这个民夫还是个少年郎,眉眼间还带着些许稚气。

    看年纪,不过刚刚及冠。

    他用力握住张楚的手,年轻的脸上满是惊恐。

    他开口,嘴里漫出大片殷红的鲜血,“大,大人,俺,俺会死吗?”

    张楚默默的看了一眼他中箭的位置和入肉的深度,面色不变的放缓了语气轻声道:“别怕,小伤,医官马上就来,他会医好你的。”

    “我刚刚看到了,你用一块石头砸死了一个北蛮人,你会拿上很大一笔钱回去,娶上一个好看的婆姨,再买上几亩地,让你爹娘都过上好日子……”

    他的声音,轻得像是呢喃。

    年轻的民夫好像看到了张楚描绘的美好未来,他涣散的瞳孔中浮起憧憬的光芒。

    然后渐渐的失去光芒……

    张楚抬起血糊糊的手,轻轻合上那双还残留着憧憬的双眼。

    他仗着读书多,忽悠过很多人。

    但从来没像这一次这么愧疚过。

    他面无表情的放下手中已经失去生命的年轻躯体,起身死死地盯着城下乌泱泱的北蛮大军中,那一抹扎眼的银白色。

    伤亡是很惨重,但城墙上的守军还顶得住。

    前提是不能让那个白狼北蛮人登上城头。

    他若上了城头,万事皆休!

    “大人!”

    全身浴血的焦山奔至他身侧,带着哭腔嘶喊道:“增援吧,弟兄快要顶不住了!”

    张楚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再顶半个时辰,我撤你们下去修整!”

    他沉静如雕塑的面容,和没有丝毫波澜的眼神,与喊杀声、哀嚎声、羽箭破空声此起彼伏的城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焦山强行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一咬牙,转身挥舞着卷刃的大刀再次扑向那些跳上城头的北蛮士卒。

    “兄弟们,再顶半个时辰我们就可以下去修整了!”

    他势若疯虎的仰天咆哮道。

    已经呈现疲软的城头守军闻言,强行打起精神继续厮杀。

    此时顺着软梯往城墙上攀爬的北蛮士卒,以普通人为主,入品武者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尚不足为虑。

    显然入品武者即便是在北蛮大军中,也不是可以随意消耗的大白菜。

    张楚坐镇城楼,不断根据城墙上整条防线的情况,调兵遣将,维持着防线不至于被攻破,偶尔出手击杀跃上墙头的入品武者。

    半个时辰后,张楚调集一千厢军和一千白虎堂弟兄,接替焦山这一彪人马,接管了东城门的防线。

    焦山这一彪人马下城墙的时候,只剩下一千余人。

    连一千一百人的整数儿都凑不齐。

    短短一个多时辰,就折了六百多人。

    “楚爷!”

    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

    张楚一回头,就见到了一颗明晃晃的大金牙。

    他一凝眉,一把攥住来人的衣领将其拽过来,低喝道:“你上来做什么,滚回去,守好我干儿子!”

    “哈哈哈,您怎么知道是儿子?俺就是来给您报喜的!”

    李正呲着牙,乐得见眉不见眼。

    张楚笑了笑。

    这的确是个大喜事。

    但眼前的环境,他无法高兴得起来。

    “报完喜就回去吧,花姑刚生完孩子,娘俩都需要你照顾!”

    “那哪成?”

    李正一梗脖子,“孩子都生了,俺哪能再让您一个人在上边儿跟北蛮人拼命?”

    张楚还想说话,目光忽然瞥见右侧的防线有些不稳,于是话到嘴边就变了:“去右侧督战吧!”

    “是!”

    李正应了一声,拖着他的门板大刀朝右侧奔去。

    张楚的目光再次落到城下。

    北蛮大军攻城一个多时辰,也已经出现疲态。

    这一个多时辰,他的人折了六百。

    而北蛮人的伤亡,比他手下的伤亡,只大不小!

    毕竟锦天府城卫军占据着地利,十二丈高的城墙,足有三十五六米高,就算是一个鸡蛋扔下去都能砸死人,更莫说他们扔下去的是数十斤重的滚石和一两百斤重的檑木。

    他这六百人,至少换走了北蛮人一两千凶骑!

    但据张楚观察,北蛮人的伤亡虽然很大,但气势却没下滑,只是领军的骑将们,变得更加谨慎了,不肯再指挥大军一窝蜂涌到城墙下,给他们集火的机会。

    不愧是在北疆死磕永明关数十年的凶悍民族!

    就他们骨子里的这股狠劲儿和韧劲儿,远超张楚所见的所有大离官兵!

    不过他们这么继续坚持下去,有什么意义呢?

    锦天府的城门,乃是以一尺厚的百锻精铁板包裹铁木打造而成的,就算是气海大豪全力一击,都不一定能破开……再说,张楚也不可能给那个白狼北蛮人靠近城门的机会。

    破不开城门,软梯爬城又耗不赢守军……

    张楚心头警惕,再次抓起一块蒙皮大盾护住面门,将上半身探出箭垛仔细打量城下的北蛮大军。

    但他扫视了一圈儿,没发现什么异常。

    就在他心头嘀咕这北蛮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时,目光无意间瞥见,一个顺着软梯爬城的北蛮士卒,突然向后一个飞身,避开了一块落下的滚石,然后在下坠的过程中,一把抓住软梯,灵活的继续向上攀爬。

    这绝不是普通士卒所能拥有的身手!

    张楚心头一凛,瞬间想到了什么。

    他立刻扭头打量其他正在爬墙的北蛮士卒,立刻发现,这一批爬墙的北蛮士卒中,有许多人,都在以一种普通士卒没有的身手躲避着滚石和檑木。

    他甚至看到了一名狗熊般魁梧的北蛮士卒,一拳轰碎了一颗人头大的滚石。

    这是……

    “火攻!”

    他陡然爆喝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