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鸣金收兵

    见大军蓄势待发,客栈外的诸多青霞门门人面上,都浮起了怒色,许多人的手,暗暗的落到了腰间的剑柄上。

    张楚双目紧紧的凝视着青无垠,似乎没有注意到那些青霞门门人的小动作。

    “哈哈哈……”

    青无垠也似乎未注意到双方剑拔弩张的架势,镇定自若的抚须一笑,道:“说来惭愧,草民年迈体衰,每日不睡到日晒三竿不起,大人传令之时,草民还未起身,门中徒子徒孙们怜悯草民年迈,不愿打搅草民安睡,亦致门中无人做主,误了登记报备的时辰,还请大人原谅则个!”

    言罢,他再次朝张楚一揖到底。

    这当然是个借口!

    张楚只听说过人老后觉少,还没听说过人老了每天不睡到日上三竿不起的。

    就算是你青无垠真是个特例,但只要你青霞门将郡衙、将他张楚放在眼里,会因为你一个人还没起床,而违抗他的命令?

    再不济,你派个人去牛羊市场打声招呼,不妨事吧?

    还不是拉不下江湖门派的面子!

    还不是觉得他张楚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不会真拿他们怎么样!

    直到张楚举起屠刀、大开杀戒,才惊觉张楚不是说说而已,是来真的!

    现在扯这么一个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是假的的借口,不过是在向张楚示弱,给张楚一个台阶下。

    从本质上而言,青霞门、鬼刀宗都是一丘之貉。

    只不过青霞门没鬼刀宗那么自大,也比鬼刀宗聪明一点点……

    青无垠给了张楚台阶。

    张楚却没有顺着这个台阶下坡的意思。

    “原谅?”

    张楚冷笑:“本官出动这么人马,是为了来听你一句‘请大人原谅则个’的吗?”

    “如果犯了错,说一声‘请你原谅’就用的话,还要郡衙作甚?还要大离律令作甚?”

    站在青无垠后方的一位满脸红光的雄壮老者闻言,怒喝一声,就要上前插话:“欺人太甚!”

    “混账!”

    “谁给你大呼小叫的资格?”

    “全体都有,听我号令,预备!”

    开口呵斥的是大熊,他一只手高高抬起,包围着青霞门的数千大军,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一张张强弓全部拉倒满月。

    张楚并没有打断大熊的命令。

    他依然面带冷笑的直视着青无垠。

    方才大呼小叫的雄壮老者面色一僵,不敢怒、也不敢言。

    “唉,正雄,岂能对张大人无礼!”

    青无垠不痛不痒的训斥了雄壮老者一声,回过头笑着再拱手:“好教张大人知晓,我青霞门自进入锦天府以来,一直循规蹈矩,上不曾违反郡衙政令,下与百姓秋毫无犯,清晨伏杀张大人的那一伙人,与我青霞门也无任何干系!”

    “哦?”

    张楚脸色冷笑越发浓郁了:“那你且告诉本官,你是怎么知道本官清晨被人伏杀过?”

    青无垠正准备回答,忽然反应过来,闭口不言。

    他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打探到的风声。

    这种事对外人来说,或许是秘密,但对同饮江湖水的江湖中人而言,几乎就跟秃子头上的虱子一样,明摆着的。

    但这能说么?

    杀官可是重罪!

    包庇罪和连坐制都能适用!

    “张大人要如何才肯放我青霞门一马,还请明示!”

    青无垠终于不再跟弯弯绕了。

    “好说!”

    张楚也收起了冷笑,开门见山道:“只要你应承本官二件事,本官便权且当你青霞门是奉公守法的良善之家!”

    “张大人请说。”

    青无垠拱手。

    “第一件,你青霞门派遣门中三成入品武者,入本官麾下为将,协助本官守城!”

    青无垠思量片刻,点头道:“外蛮入侵,守土护民之责,我青霞门不敢推脱!”

    “很好!”

    “第二件事,本官欲以鬼刀宗‘三炎丹’丹方为资,换你青霞门的《照骨经》一观……本官承诺,《照骨经》只限本官修习,绝不外传!”

    这门生意明显有得赚,是以青无垠并未思量太久,很爽快的点头应下:“大人瞧得上我青霞门的粗浅功夫,是我青霞门的荣幸!”

    “非常好!”

    张楚点头,“本官很满意你青霞门的循规蹈矩,望你们能继续发扬下去,不要给本官、给郡衙、给史大人添乱!”

    顿了顿,他放声高喝道:“鸣金,收兵!”

    ……

    张楚躬身走入史安在的官寺。

    “下官参见史大人!”

    上方浏览文书的史安在见了他,放下手里的文书笑道:“贺张大人凯旋。”

    张楚恭恭敬敬的一揖到底:“剿杀一群不服王法的歹人而已,当不得大人‘凯旋’二字。”

    “下官此来,是特向大人请罪的,下官今日仓促封城剿杀歹人,未能提前报备大人,还请大人罚下官仗责九十!”

    “无妨。”

    史安在淡淡的笑道:“这些歹人胆大包天到敢伏杀一郡兵曹,理应满门处斩,张大人的应对甚合本官心意!”

    “谢大人恕下官擅自封城之罪,下官铭记五内、不敢相忘。”

    张楚谢过之后,话锋一转道:“今日一役,下官剿杀各路悍匪三百四十六人,其中七品三人,八品七人,九品三十一人,不入品的喽三百余人,收服七品一人、八品十三人、九品四十二人,属下欲将这些弃暗投明之人,就地整编,补充城卫军与厢军所空缺的千户、百户,还请大人批示。”

    史安在颔首:“张大人心系大局、不忘守城之责,本官甚慰!”

    “职责所在,不敢相忘!”

    张楚再次一揖到底。

    史安在:“你既已有决断,便放手去做罢,稍后将行文送到本官这里便是。”

    张楚面露感激之色:“谢大人厚爱,若非大人一力扶持,下官至今仍是城西一黔首草民,知遇之恩,下官唯有死战锦天府,方能不负大人!”

    史安在摆了摆手:“张大人客气了,张大人之才,于市井便如锥置囊中,即便是没有本官,张大人也迟早会有平步青云之日。”

    两人客套了几句后,史安在忽然话锋一转,道:“本官日前已收到北疆传讯,北疆局势越发糜烂,镇北军已控制不住大局,北蛮大军不日就将再度南下,适时我锦天府当首当其冲,张大人务必抓紧操练新军,以迎北蛮。”

    张楚心头一沉,应声道:“是,下官定不负大人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