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狰狞面目(求订阅)

    张氏还处于昏迷中。

    张楚坐在母亲的床头,双手握着她的手,发丝一般的血气源源不断地融入到张氏的体内。

    但令他心凉的是,母亲的情况,已经和当初的小老头如出一辙了。

    她老人家的身子,就如同一个到处都漏风的破房子,他的血气一进入很快就逸散出来了。

    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只能维持着血气不断往她老人家体内涌,期待血气在她体内留存那短短一点点时间,能助她恢复一点点的元气。

    哪怕一点点也好。

    他血气多。

    不怕浪费的!

    “娘,咱不是说好了吗,您还要看着您重孙儿出生了,再去找爹炫耀。”

    “现在,您孙子都还没出世呢。”

    “您别急着去陪爹。”

    “爹有大哥陪着呢。”

    “我只有您了……”

    他一遍又一遍的在母亲耳边低语道。

    张氏这次病倒得很突然。

    几乎就在知秋确诊喜脉的第二天,她老人家就突然一病不起了。

    请了青花街的许大夫过来,束手无措。

    请了锦天府内好些名医过来,亦是束手无措……

    但张楚知道,她老人家这次病重,其实并不突然。

    那三年吃了上顿没下顿、数月不见荤腥,还要进行重体力劳动的赤贫生活,早已像是白蚁蛀空房梁一样,一丝丝的抽走了她老人家的元气。

    前年那一次病入膏肓,就是一次房屋坍塌……

    她老人家之所以能撑到现在。

    不过是放心不下张楚……

    不过是想看到老张家下一代……

    这是她老人家的执念。

    现在张楚成家立业了。

    知秋怀上了。

    她执念没那么强了,终于撑不住了。

    张楚很彷徨,很无助。

    人力终有尽时。

    他没有能力去强行留住她。

    他只能一遍一遍的呼唤,希望她老人家能听到他的声音,再一次战胜病魔,多陪伴他一段时间。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

    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

    张氏的房外,簇拥着很多人。

    知秋,夏桃,福伯,大熊,府里的下人们,还有一帮被大熊强制羁押在张府的大夫们。

    还有护送着花姑和幼娘刚刚赶到张府的骡子等人……

    所有人都拉长了脖子,望着房里那位面容枯槁的老妇人。

    所有人都由衷的希望她能快些好起来,哪怕她老人家起来又做绿豆汤,那也无所谓。

    没人敢出声,也没人敢进去。

    他们都能感觉到,房里那个断了十四根骨头都依然刚强的男人,现在脆弱得一阵风都能击倒他。

    他是这个家的主心骨。

    他是四联帮的主心骨。

    他不能倒下。

    不知过了多久,张楚终于出来了。

    他的眼睛有些红。

    他扫过院子里那些大夫,用一种飘忽的语气说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药,我也不管你们用什么疗法,你们要留住我娘,若留不住……都死吧!”

    这是他第一次在张府里摘下温情的面具,露出一个帮派帮主的狰狞面目。

    很显然,他的真面目吓到这些大夫了。

    也吓到府里这些仆人了。

    他们看张楚的目光,战战兢兢,肝胆俱丧。

    张楚没管他们,目光落在了骡子身上:“骡子,跟我来。”

    他强迫自己甩开大步,朝前院走去。

    骡子目光阴狠的扫了一眼在场的大夫们,佝下腰,亦步亦趋的跟在张楚身后。

    随着他们离去,后院传来大熊的声音:“来人啊,封锁家门,老夫人若是醒不过来,全拖出去砍了!”

    ……

    “李正出发了么?”

    张楚坐在堂上,面无表情的问道。

    骡子没敢坐,立在堂下点着头道:“已经出城了。”

    “家眷送走几批了?”

    张楚又问道。

    “第一批家眷于昨日上午出城了,至目前,已经送走四批,按照他们的前行速度,正哥会赶在他们之前,清理掉那三座不识时务的匪寨。”

    骡子条理清晰、吐词清楚的禀报道。

    张楚慢慢闭起双眼:“城里还有多少家眷?”

    “还有不到五千。”

    “帮内的情况怎么样?”

    “其他势力安插到我们帮内的奸细,都被血影卫隔离了,知道这个消息的弟兄们,都非常感激您,私下常常议论,进了一个好帮派,跟了一位好帮主!”

    张楚没理会他的马屁,径直又问道:“送出去的孩子们有传回消息吗?”

    “有,大致和您从荆舞阳那里掏来的信息相差无几……”

    “我问的是,他们所在帮派,准备如何应对此次北蛮入关!”

    “这……目前就沈白传回消息,青霞门不日将封锁山门,暂迁至锦天府。”

    张楚睁开双眼,眸子中精光一闪,“让你调查青霞门的背景,调查得怎么样了?”

    骡子躬身道:“青霞门,相传开派祖师青于蓝出自西凉州青鸾宗,至今已传承三代,现任掌门‘风影剑’青无垠,在玄北州颇有侠名,可确定是七品。”

    “大长老‘止水剑’曹正雄,方正古板,可确认是七品。”

    “客卿首座‘炼铁手’周兆,疑似七品。”

    “三代首徒‘仇恶剑’独孤方,疑似七品。”

    张楚皱眉:“一门四七品?”

    “青无垠和曹正雄,能确认是七品。”

    “周兆,三年前有过出手记录,赤手三招打死了一个八品。”

    “独孤方,两年前游历北二州,以八品境界连挑了七匪寨,后归青霞门,再未出过手,江湖传闻,已入七品。”

    张楚虚了虚双眼。

    这个青霞门,是块难啃的骨头。

    且不说青霞门和西凉州的青鸾宗,是不是四联帮和区县八舵这种关系。

    单是青霞门一门四七品的实力,就极为不好惹!

    若是有机会逐个击破,他还有机会从青霞门手中硬抢《照骨经》。

    可一旦动了手又未能尽全功,让青霞门反应过来合兵一处,四联帮便大难临头了。

    为了一本尚不确定效果的《照骨经》,去招惹这种硬茬子,真的划算么?

    张楚心头略微犹豫了一下。

    但他随即就作出决定:“严密监控青霞门的动向,一旦他们进入锦天府,立刻禀报于我!”

    “是,楚爷!”

    “还有,雁铩郡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么?”

    “没有,各郡厢军陈兵雁铩郡边界,外围有游骑巡曳,我们的人根本无法靠近。”

    “各郡厢军陈兵?”

    张楚凝眉思量了许久,突然说道:“加快南迁计划,收拢血影卫,暗地里抛售锦天府内所有生意,要快……我怀疑,镇北军快要顶不住了,单凭雁铩郡边界那些不入流的厢军,决计挡不住北蛮大军的兵锋!”

    骡子心下惊骇,连忙躬身道:“是,属下立马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