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李狗子的爱情(下)

    一脚!

    狠狠踹在了那个名叫刘麻子的懒汉胸口!

    令人头皮发麻的骨折声中,所有人都看到,刘麻子的胸膛凹陷了下去。

    他飞了出去。

    一边飞一边喷血。

    血迹撒在地面上,像极了一种名之为喷墨的“艺术”。

    “噗通。”

    刘麻子飞出两三丈,重重砸在地上。

    落地后连惨叫的力气都没了,只是抽搐了两下,就不动弹了。

    长街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吓呆了。

    连那个脸上还挂着豆大的泪珠子的小妇人,都忘记了继续嚎啕。

    七十多号黑虎堂弟兄也都有点懵逼,搞不清楚狗哥今儿这是演的哪一出儿!

    现场唯一还算清醒的,也就是大熊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李狗子今儿这是发的什么疯,但这并不妨碍他立马就想到这件事的后果。

    “清场!”

    他大喝道。

    众兄弟如梦初醒,一拥而上,连打带骂的将围在街上看热闹的百姓们赶回家去。

    “看什么看,滚蛋!”

    “大戏好看么?滚回家去,嘴闭紧点,敢乱说打死你!”

    “小兔崽子,别哭了,回家找你娘吃奶去!”

    在牛羊市场这一片,鲜少有人不认识他们身上穿的玄色衣裳,见他们介入,哪还敢停留,迅速一哄而散。

    很快,街上就只剩下黑虎堂中的弟兄,和那个名叫花姑的小妇人。

    小妇人还趴在地上,她惊恐的看着周围这些凶神恶煞的汉子,想哭,又不敢哭出声儿。

    李狗子慢慢走到她身前,低头看她。

    花姑努力扬起清秀的小脸儿,看他。

    阳光从李狗子的背后打到她的眼里,晃得她有些看不清李狗子长什么样儿。

    她的脸上爬满了泪痕,还有一道被笤帚打出来的红肿印子,有些可怜,又有些滑稽。

    李狗子凝视了她许久,忽然咧了咧嘴,笑道:“妹子,还认得俺么?”

    小妇人睁大了眼看了半晌,才迟疑的小声问道:“你是……前年俺从河里捞起来的那个人?”

    李狗子点头:“是俺。”

    那年李狗子还没加入青龙帮,还在码头下苦力。

    当时他因为不肯交工钱,得罪了盘踞在码头的一伙癞皮狗,被他们打晕了扔到了运河里。

    是在河边洗衣裳的花姑救了他。

    她是他在鬼门关外逛了一圈儿后,重回人间看到的第一个人。

    好看得跟仙女儿似的……

    那时的她,还是牛羊市场远近闻名的黄花大闺女。

    那时的他,还只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还带着一个拖油瓶妹妹的苦力。

    他向她道了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后来,他跟了张猛,加入了青龙帮。

    但厮混了大半年,他依然是个最底层的喽,生活依然是朝不保夕,指不定哪天就要横死在街头。

    后来,她瞎了眼跟了刘麻子。

    但短暂的蜜里调油后,就开始了一眼望不到头儿的苦日子,挨打、挨饿都是家常便饭。

    如果没有意外,他们俩就是时代的车轮下,最微不足道的两粒尘土。

    永远再没有交际的那一天……

    再后来,李狗子跟了张楚,在黑虎堂内的地位水涨船高,短短四五个月,就坐上了黑虎堂副堂主的位子。

    再后来,李狗子遇到了被刘麻子殴打的花姑。

    但她已经是别人的婆娘了。

    生是别人家的人,死是别人家的鬼。

    李狗子不大喜欢动脑子。

    但不喜欢动脑子,不代表他不懂人情世故。

    一个小时候就没了爹妈,无依无靠的拉扯着妹妹在街头长大的人,也不可能不懂人情世故。

    他知道,自己没资格去管别人的家务事。

    也管不了,会越管越乱。

    第一次,他当做没看见。

    第二次,他还是当做没看见。

    第三次,他忍不住了,派人去打了招呼。

    这一次,他决定不忍了,该几把咋地就咋地吧!

    ……

    李狗子蹲下身子,拦腰轻轻抱起花姑……他的动作很轻、很柔,就好像她是水做的,他只要稍微一用力,就会弄疼她。

    花姑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抱起自己。

    两颗年轻的心脏,第一次隔得这么近一起跳动。

    “她以后就是你们嫂子。”

    他咧着嘴对众兄弟说道,笑的见牙不见眼。

    六七十号弟兄俱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还是大熊反应最快,顺势就向李狗子怀里的小妇人拱手道:“见过二嫂。”

    痴痴呆呆的小妇人看着大熊,愣愣的点头。

    众弟兄这才反应过来,七嘴八舌的跟小妇人打招呼道:“见过二嫂。”

    “见过二嫂。”

    嘈杂的声音,传出去半条街。

    打完了招呼,大熊上前轻轻推了李狗子一把,低声道:“带着弟兄们先走。”

    李狗子点了点头,抱着小妇人扬长而去。

    片刻后,街上就只剩下大熊和血衣队的弟兄们。

    大熊望了一眼刘麻子的尸体,头疼的暗道了一句,“麻烦了。”

    这事儿换了外人,他绝对不会插手。

    自家大哥是什么性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凡黑虎堂中的弟兄,你要够种,拎上刀子出去抢地盘、抢生意,无论砍死多少人、惹出多大事儿,他都绝无二话,一并兜了。

    你要没种,老老实实的做生意、下苦力,他也不会低看你一眼,依然当你是自家弟兄。

    但你要敢打着黑虎堂的招牌,以多欺少、持强凌弱,欺压平头老百姓……那对不住,无论你是谁,他都会翻脸不认人。

    这是他的底线,也是他一再三令五申立下的规矩!

    上一次韩擒虎的手下逼良为娼,犯到他手上,可不就被打断了一条胳膊,逐出了黑虎堂?

    就今儿这事儿,要是捅到自家大哥面前,李狗子就算不断手断脚,也得脱一层皮!

    “哎……”

    大熊是越想越觉得头疼。

    “金子,把尸体拖出城,扔到乱葬岗。”

    “是,熊哥。”

    “阿力,领着弟兄们,挨家挨户打招呼,让他们把嘴闭紧点,不要惹祸上身。”

    “是,熊哥。”

    二十号血衣队弟兄散开,拖尸体的拖尸体,打招呼的打招呼。

    大熊站在空荡荡的长街上,心乱如麻。

    这还是他第一次干这种欺瞒自家大哥的破事儿。